脱罪、反转与抹黑:细数江歌案中的事实和谎言

原创  2017-12-21  作者  缓缓说


文 | 缓缓君

首发 | 缓缓说


这篇文章我花了很多的时间去搜集和整理信息,文章的篇幅有点长,但关于江歌案,你想知道的,大多能在这里找到答案。


01


2017年12月20日,日本东京,江歌案一审宣判,陈世峰犯恐吓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


这样的判决让江歌妈妈难以接受,但其实,这已经是检察官能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



在日本,杀人罪有3种刑罚:



到底怎么判,需要将案件的具体情况和过去的判例做对比,因为日本的法律体系遵循的是“判例法”


根据检察官最后的求刑陈述,在日本过去的判例中,与江歌案类似的案件共99起,刑期大多在11年-18年,但由于陈世峰行凶手段残忍,杀人动机强烈,且没有悔意,给社会带来了恶劣影响,故向法庭求刑20年。


也就是说,20年已经是同类别案件中最严厉的刑罚了


而且日本还有一个惯例,即法院最终的判决往往会在检察官的求刑年限上做削减,但这一次,法院完全接受了检察官的量刑意见,这实属罕见。


除此之外,这个案子还有一个难点:警方没有找到行凶的刀具,这给证据链的封闭带来了极大的挑战。陈世峰也一直辩称刀不是他带的,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脱罪。


但在两位检察官的努力下,法院最终还是认定,刀是陈世峰的。


这让陈世峰在宣判时当场昏厥。



02


先来回顾下检察官对案发过程的还原(庭审现场信息的主要来源为王志安制作的录音“王局拍案”和凤凰网记者李淼的报道,我对这些信息进行了梳理,并按逻辑进行了重新排列)


1.罪名


检察官认为,陈世峰犯恐吓罪和故意杀人罪。




陈世峰在开庭的第一天,承认自己犯有恐吓罪,却否则了杀人罪,他辩称是江歌先刺了他,自己夺刀是正当防卫,不小心伤到了江歌才造成她死亡,并非蓄意。



但检察官认为现有证据已足够证明,刀是陈世峰带的,他行凶时属于故意杀人。


2.争议点


江歌案有两大争议:


  1. 是不是蓄意谋杀,如果是,那杀意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2. 行凶用的刀到底是谁的?


关于第一个争议,检察官认为陈世峰杀意形成的时间是在2016年11月2日23点37分。


根据陈世峰和刘鑫11月2号的微信聊天记录:





检察官说,根据上述证据,刘鑫不想和陈世峰复合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陈世峰在遭到刘鑫的最后一次拒绝时,下定决心要杀了她。


陈世峰杀意形成的确定时间为11月2日23点37分


3分钟之后,陈世峰赶到江歌家,并埋伏在三楼(江歌家在二楼)


检察官认为,在此之前,陈世峰虽然带着刀,换了衣服,戴上帽子和口罩,但还处于犹豫状态,如果刘鑫回心转意,他可能就会放弃杀人,但由于刘鑫对他态度十分决绝,这才让陈世峰下定了杀人的决心。


陈世峰一方辩称,陈世峰当天晚上要找的是江歌而不是刘鑫(有利于逃脱蓄意谋杀),他是要去找江歌诉说自己的苦恼和烦恼,但检方认为这不合常理。


一是因为陈世峰当天下午去江歌家找刘鑫的时候就已经被江歌赶走,江歌还声称要报警并拉黑了他,不可能成为他倾诉的对象。


二是陈世峰知道刘鑫大概会在晚上12点左右到家,而他在晚上11点40分跑到江歌家,这个时间点恰好是刘鑫即将回家的时间,他不可能有时间和江歌单独倾诉,所以他的目标是刘鑫,而不是江歌。


即陈世峰原本想要加害的对象就是刘鑫。


除此之外,陈世峰于21点44分去711便利店买了威士忌,陈世峰辩称是为了找江歌一起喝酒,但瓶嘴上残留的DNA表明,陈世峰在作案前就已经喝了酒,所以陈世峰买威士忌是为了喝酒壮胆(那时候杀意还没有正式形成),而不是找江歌诉苦一起喝酒。


陈世峰在进711之前刻意戴上了口罩,是因为他曾在711打工,知道店内安装有摄像头。


陈世峰有公交卡,而且平时也一直用公交卡坐地铁,唯独是11月2号那天他是用现金买的地铁票,这是怕在交通卡上留下出行痕迹(陈世峰第一次接受警方调查时曾谎称案发时他在自己家)


陈世峰平时都戴框架眼镜,但那天没有戴,并且警方在他家的冰箱里找到了隐形眼镜的眼镜盒,这是怕框架眼镜在搏斗时会带来各种不便。


陈世峰在背包里事先准备了衣服,并在行凶前后都替换了衣服,他辩解出门带衣服是为了去投币洗衣店洗衣服,但陈世峰自己家有洗衣机,作案后还立即用洗衣机洗了衣服,所以他根本没必要把衣服带出去洗,带着衣服是因为预料到会沾染到大量的血迹。


综合以上信息,检方认为,陈世峰的辩解是不合理不值得信任的,他去江歌家就是为了要杀刘鑫。



第二个争议点:刀到底是谁的?


陈世峰供称,他逃离现场后,把刀埋在了距离江歌寓所50米的一个施工现场,但迄今为止,警方未找到那把刀,只在寓所的楼梯上找到了刀把。



由于未找到直接凶器,这给事实的认定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陈世峰辩称,刀是刘鑫递给江歌的,但检察官认为这不合理。


因为如果刀真的是刘鑫从门内递出来的,那刀鞘应该在江歌家,但是现场并没有发现有刀鞘,所以陈世峰说“刀是刘鑫给江歌的”这不合理。


刘鑫自己也说,这不是事实,而且根据110的录音里,刘鑫当时的状态(极度慌张)也不可能给江歌递刀。


刀有没有可能是江歌自己的?


检察官认为这种假设也不符合事实。


因为根据江歌11月2号晚上和妈妈通话时的状态,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需要刀来进行防备。


江歌在车站等待刘鑫时曾和她妈妈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江歌提到陈世峰当天下午来找刘鑫,当时江妈提醒江歌要注意危险,但江歌却说日本治安很好,只要她自己不和陈世峰动手,就不会有事。


显然,江歌没有带刀防身的动机。


而根据警方的调查,在陈世峰所在大学的研究室里,找到了刀的包装盒,并且11月2日下午6点多的时候,陈世峰去了研究室,还借了钥匙。


所以检察官认为,刀是陈世峰从研究室里带出来的。


检察官的观点最终被法院所采纳。


(陈世峰行凶时用的那款刀具)


3.检察官的求刑理由


前面已经说了,在日本过去的判例中,与江歌案类似的案件刑期大多在11年-18年,而检察官之所以向法庭寻求“重判”(20年),主要基于以下7点理由:


①行凶手段极为恶劣。


根据尸检结果,江歌身上有12处伤,陈世峰至少对他进行了11-12次刺杀行为,其中江歌的脖子左侧有3处贯穿伤伤口深度达6.5cm-8cm,说明陈世峰行凶时力度非常大,刀贯穿了江歌的脖子后,刺破了她的气管和左劲动脉,导致江歌瞬间失血如瀑布


陈世峰行动手段极为恶劣。


②杀人动机强烈。


陈世峰辩称第一刀是在争夺刀子的时候无意间刺中江歌脖子的,这是想否认故意杀人的事实(陈世峰一方主张杀人未遂)


因为江歌脖子处有许多处刺伤和划伤,陈世峰说是江歌拿刀攻击他,但是陈世峰手上却没有防卫伤,脸上也没有刀伤,反而是江歌手上有多处防卫伤,所以陈世峰的辩词不符合常理。


并且,从常理上看,如果陈世峰是无意间伤到江歌,那他刺中第一刀之后应该立即去施救,但陈世峰没有做任何施救行为。


而且江歌伤口多集中于颈部,陈世峰在明确知道脖子是致命处的情况下,还集中攻击了这个部位,说明他杀人动机非常强烈。


③杀人动机自私。


陈世峰为了和刘鑫复合,反复纠缠、跟踪、骚扰她,甚至不惜杀害了江歌。


江歌和陈世峰没有任何过节,江歌无任何过错,江歌只是妨碍了陈世峰,就遭到了陈世峰的残忍杀害,这说明陈世峰杀人动机极为自私。


④犯罪后果非常严重,给社会带来恶劣的影响。


江歌在日本上学,想在日本工作,想把自己妈妈接到日本,可陈世峰却在一瞬间剥夺了这对母女生活的希望。


⑤陈世峰是有计划性的杀人行为。


前面已介绍(准备了凶器、替换了衣服、戴着口罩、刻意穿不显眼的衣服、买了一次性的地铁票,伪装和毁灭证据等等)


⑥检方认为,如果刘鑫开门的话,刘鑫也会遇害。


⑦行为具有报复性,没有悔恨,道歉只是形式上的,完全不值得信任。


以上7条,把陈世峰的自私和残暴剖析得淋漓尽致。


但可惜的是,这样的恶行,在日本的法律体系中,却只能最多判处20年的刑期。


(江歌寓所出门左侧方向)


“法不容情”,这四个字说来容易,但对于江歌妈妈而言,却无比沉重。


检察官在陈述陈世峰的犯罪后果时,特意提到“江歌妈妈希望判处陈世峰极刑,这种心情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王志安在说到这一点时非常感动:


一个法律人不能脑子里只有法律,如果法律人脑子里只有法律,他就会变成一个冰冷的机器。


但人的情感是需要被体谅和理解的,江歌妈妈带着400多万份(要求死刑)的签名来到日本,检察官知道这种签名对判刑不会有多少实质性的影响,但却在求刑时表达了对江妈的理解,我觉得真的挺了不起的。


我觉得这是一个有温度的检察官,他不仅在根据自己的职业要求和法律规定对陈世峰做一个评判,他也是充分考量到跟这个案子所有有关人的心情。


我赞同王局的观点。


一个月前,我在江歌案里无法公布的细节:人性的薄凉如尖刀,一寸一寸插入心脏一文中写道:


我知道在日本判死刑是很难的,但不能因为难就不做了。


江歌母亲已经把仅剩的那一套房子卖了,第6次踏上日本的行程,为案件开庭做准备工作。


她就像一个战士一样永远冲在最前面。


但我希望,她不是孤身一人在战斗。


江歌母亲赴日准备开庭


有些事,你知道你做了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但为什么还是要做?


因为我不想成为冷血的人。


司法有义务避免舆论的干扰,公众也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帮助江妈请愿,是一个普通人表达善意和同理心的一种最朴素的方式。


这种善意和同理心可以给深陷绝望的人带来顽强生存下去的力量。


这是人性中最温暖和美好的一面。


然而可悲的是,存在着那么一群人,他们不断抹黑和辱骂江歌的妈妈,他们吃着带血的馒头。


03


江歌案宣判的两天前,有一位读者在后台向我爆料:



(请忽视媛媛这个梗)


一天发三千多个(骂江歌妈妈的)帖子就可以赚五千,月入十万不成问题,这已经成为了一个消费人血馒头的产业链。


而且从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出,他们完全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甚至说江歌案“判多少年早有数”。


这群人不仅坏,而且蠢,是赤裸裸的法盲。


还有一群人,他们是自媒体大V,他们以“理中客”自居,他们自以为站在智力的高地,结果却成了混淆是非带节奏的人。


比如昨天有一篇很火的10万+文章《被“江歌为救人而死”忽悠的你,不过是自媒体收割的流量》。


作者认为,江歌不存在救人挡刀的情节。



作者认为,刘鑫的证言一直是稳定的。



作者还认为,自媒体为了流量在为陈世峰脱罪!



那么事实呢?


首先,江歌是因刘鑫而死,这是非常明确的。


检察官在最终陈述时认定:陈世峰要加害的对象是刘鑫,而江歌妨碍了他,才遭到了陈世峰的残忍杀害,而法院的判决也完全采信了检察官的观点。


除此之外,根据江歌和刘鑫的聊天记录,事发当天的下午,江歌曾说过要报警,却被刘鑫阻止了,刘鑫对江歌的死应该负有一定程度的责任。



其次,陈世峰并没有因为自媒体的报道而脱罪,他被法院判处了最严厉的刑期;反倒是刘鑫,在那些带节奏的大V和水军的帮助下,试图反转舆论。


最后,把刘鑫的证词摊开来一对比,你会发现她的证词漏洞百出,谎话连篇。


04


刘鑫不仅在采访时撒了谎,在法庭上她也撒了谎。


1.门有没有被锁上?


刘鑫在接受局面的采访时说,警察来的时候她是直接开的门,即案发时门并没有被锁上过。



刘鑫在法庭上接受法官提问时也这么说过,但这和她在案发时的报警录音相矛盾。


根据报警录音,当时警察为了确认刘鑫的安全,特意问刘鑫:“大门有锁好吗?”


刘鑫答:“はい(是的)。在里面,但是姐姐……”


(当时警察打断了她,所以刘鑫后半句没说完)


刘鑫要么是篡改了自己的记忆,要么是刻意撒了谎。


2.谁锁的门?


关于这一点,刘鑫的证词有过4次变化。


法庭上出示的证据显示,刘鑫在案发后第一次去警局做笔录时说,门是江歌锁的。


案发1个月后,检察官问她时,她说自己也记不清楚。


再到今年接受王志安的采访时,刘鑫又改口门没有锁上过。


而到了法庭上,刘鑫在回答陈世峰律师时说“我不知道门是不是锁了”,然后被报警录音(一共有3段报警录音,分别是刘鑫报警,邻居报警,刘鑫第二次报警)当场打脸。


报警录音还录下了刘鑫在报案时脱口而出的那句“门锁了,不要骂了。”


(警方的报警记录)


后来刘鑫辩称,她说的是“怎么把门锁了,不要闹了”,“怎么”两个字没有被录进去,后面的不是“骂”而是“闹”。


刘鑫的辩解可信吗?


不可信。


江歌家的门锁是一个普通的双舌门锁,这种锁只有两种方式可以锁上:要么从里面反锁,要么从外面用钥匙上锁。


根据现场勘察,江歌的钥匙是放在包里的,而当时包的拉链是拉上的。


如果是江歌锁的门,那她需要先把包的拉链拉开,掏出钥匙锁上门,然后把钥匙放回包里,再拉上包的拉链。


而江歌在刚到家门口时就遭到了陈世峰的袭击,她根本没有时间完成以上一系列的动作。


所以,能把门锁上的,只可能是刘鑫。


3.刘鑫有没有听到门外的声音?


刘鑫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说,她只在报警前听到过一声“啊”,之后她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


“报警的时候我自己都很混乱,我真的没有余力去听外面的声音,但是我很肯定的是,没有说话的声音,也没有争吵的声音,没有喊叫的声音。”


而到了法庭上,刘鑫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却同时出现了三个版本。





同一个问题给出了三种回答,刘鑫的证词真的非常有问题。


这里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能听到门外悉悉簌簌的声音,那就不可能听不到门铃声和哀嚎声。


陈世峰的律师反复多次向刘鑫确认,除了报警前的第一声“啊”之外,她有没有听到过门外的声音,这是在给刘鑫挖坑。


当刘鑫回答没有后,陈的律师播放了报警录音,背景音里能明确听到门铃声和哀嚎声。


对,江歌发出了哀嚎声。


从接警录音的1分15秒开始,录音里突然传出了一阵哀嚎(警方用低音进行了处理),在那之后,刘鑫报警的声音变得尖锐又慌张。


既然这些声音的音量大到能被报警录音录进去,那刘鑫说什么都没听到根本就不可能。


而且刘鑫还在报警时说过:“姐姐在外面,声音怪怪的……”


陈世峰律师通过不断挖坑让刘鑫去跳来向法院证明刘鑫的证词不可信。


这样的对话还有很多。


陈世峰律师:录音里110问你,门“乒乒乓乓”的,门没有响吗?你说没有?


刘鑫:我那时没有意识,完全想不起来,想到什么说什么。


律师:根据录音报告,警方问按门铃的是男是女?你答,“男的!男的!”你听到门铃了,是吧?


刘鑫否认:那时候可能听到了,但现在印象也模糊了。我说是男的,是因为反推门力气很大,猜测可能是男的,所以我那样说。


每当刘鑫无法自圆其说时,她就用“我当时很混乱”“我现在记不清了”“我不知道”“我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是猜的”来搪塞,甚至还一度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我(刚才)怎么能这样回答呢。”


这直接影响了法院对她证词的采信,王志安更是直言刘鑫的证词暴露了很多矛盾,可她却在审判结束后发表长文《我是证人刘鑫! 我不再沉默!(1)案发现场》,刘鑫表示她自己该做的都做了,并称她最大的失误是接受了王志安的采访



让我意外的是,这篇文章获得了5万转发,5万点赞和500个打赏。


文章下面的高赞评论是:






你看,有些人的目的达到了,舆论出现了反转,甚至还要求公众向刘鑫道歉。


这让我觉得很心痛。


真的很心痛。


之前有人质疑,杀人的明明是陈世峰,为什么舆论要把矛头都对准刘鑫。


当时有一位网友的留言我印象特深:


“之所以舆论会跑偏,原因之一是陈世峰已落罪,无论是否死刑,都可以得到应该的惩罚,而作为间接带来死亡后果的刘鑫却没有做到该尽的善,这样的行为不触犯法律,却触犯了大家的道德底线,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舆论更针对她。”


公众批判刘鑫并不是因为她没有开门,而是因为刘鑫在事后的一系列恶行:



(刘鑫明确知道江歌打工的地方是居酒屋而不是酒吧)


刘鑫的行为已击穿了社会的道德底线,如果这样的人都能被洗白,那我们该如何向自己的孩子解释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有时候,不原谅,也是一种正义。


因为无条件的宽容,是对不道德的纵容。


可是,总有人出来搅混水。



05


《被“江歌为救人而死”忽悠的你,不过是自媒体收割的流量》一文的作者,或许他只是因为没有深入了解案子的细节,才做出了“江歌不存在救人挡刀的情节”“刘鑫的证言一直是稳定的”这样混淆是非的观点。


但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在结果上,他已经为刘鑫洗地带了节奏,而可笑的是,他还摆出一副站在道德和智力高地的姿态,攻击网友和自媒体都是“罪人”。


真正的媒体人应该尽力去了解事件的真相,为公众还原事实,而不是仅仅靠拼凑零散的信息就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公众,一边还带着自以为是的优越感。


这种自以为是的大V,被无良媒体和水军利用,成为了混淆是非的帮凶,他们一起吃着“带血的馒头”。


(有人一边发微博骂江歌的妈妈,一边做起了广告生意)


反倒是两位日本检察官,他们竭尽全力还原了事实的真相,他们给予了江歌妈妈理解和体谅。


江歌妈妈确实做出了一些过激的言行,她对陈世峰和刘鑫带着绝不宽恕的敌意,她身上还有非常顽固的那一面,但如果不是因为骨子里那股顽固劲,江妈还能走到今天吗?


江歌一岁半时,江秋莲就成为了单亲妈妈。


二十多年来。她摆过地摊,卖过布料,开过超市,艰难地把江歌拉扯大。


江歌妈妈在最后的陈述中说,虽然江歌没有得到过父亲的疼爱,但江歌可以感受到比别人更多的爱,因为她为了江歌,倾尽了自己全部的心血,江歌是她的全部。


江歌母女原本对未来有非常美好的憧憬,可这一切全部都被毁掉了。


当法庭的翻译员在念到这一段时,一度哽咽到无法继续,而在当天的审理结束后,楼道里突然传出了那位翻译嚎啕大哭的声音。


这就是同理心。


你会推己及人地将自己代入事发时候的情景和角色。



这就是为什么,即便江歌母女原本和你毫无关系,但她们的遭遇一直牵动着你的心。


这是人性中最美好最善良的那一面。


我不希望这种美好和善良被那些无知、无耻的人所熄灭。


让我欣慰的是,那位向我爆料的读者给我留言说:


很多网友看不惯他们(刻意抹黑江歌妈妈和为刘鑫辩解的水军),所以我们自发组织了一个蛆举报(注:这里的蛆为网络用语,指恶意的水军),还有一个讨论群,一共有1300多人。我们默默地做着这些事情,只因为我们心底的善良。


只希望我们的孩子以后不遇到这样的事情。


希望恶的人得到惩罚。


我们不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只希望不被这个世界改变。


看到这段留言,我真的觉得很感动。


人性中的善良和美好一直都在,他们或许存在于不起眼的角落,他们或许不为大众所了解,但这样的善良和美好值得我们用理性和良知去守护。


希望我们的孩子以后不会遇到这样的惨剧。


希望所有作恶的人最终会受到公正的处罚。


我们不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我们只是希望不被这个世界改变。


与各位共勉。



江歌案相关内容

江歌案开庭第一天:为什么陈世峰的证词不可信

江歌案里无法公布的细节:人性的薄凉如尖刀,一寸一寸插入心脏

江歌遇害案:站在民意一边的都是傻逼吗?



缓缓君:985高校工科男,时代华语图书签约作者。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观点;有一点理性,也有一点温度,新书《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已上架。公众号:缓缓说(huanhuanshuo520)

二维码收款
阅读:38610    点赞:2055

本文收集自公众号:huanhuanshuo520,欢迎关注它;版权归该号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猜你喜欢

江歌,你替刘鑫去死的100天,她买了新包包染了新头发

江歌,你替刘鑫去死的100天,她买了新包包染了新头发

别让善良的人感到绝望和怯懦

她刊 发布时间:2017-11-12 阅读:100000 点赞:13434
江歌遇害一周年:刘鑫,你能不能说句实话!?

江歌遇害一周年:刘鑫,你能不能说句实话!?

做人,要善良。

视觉志 发布时间:2017-11-12 阅读:100001 点赞:11149
今天你可以骂我圣母婊!

今天你可以骂我圣母婊!

刘鑫,你和你的父母,全家都是罪人!

不懂老兮本尊 发布时间:2017-11-12 阅读:25650 点赞:797
刘鑫:整件事都是江歌的妈妈在陷害我!

刘鑫:整件事都是江歌的妈妈在陷害我!

江歌,多好听的名字啊

北方有佳人 发布时间:2017-11-13 阅读:4073 点赞:50
江歌案里无法公布的细节:人性的薄凉如尖刀,一寸一寸插入心脏

江歌案里无法公布的细节:人性的薄凉如尖刀,一寸一寸插入心脏

善良会传承,如江歌母女。无耻也会传承,如刘鑫一家。但这个社会不该对好人太苛刻,对坏人太宽容。

缓缓说 发布时间:2017-11-13 阅读:12318 点赞:459

精选留言

现在还没有留言

缓缓说的最新文章

缓缓说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