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走过地狱,杀出一条生路

原创  2017-03-02  作者  美读

1

有些分手的状况,变成某人生命里不断循环的悲剧,发生得突然,要经过很长时间才能真正地脱离。很难分清楚到底是谁放不下谁,谁太无情,或谁太软弱。已经分手了,但爱还在,还放不下的人心中矛盾挣扎,到底该不该联络?要维持什么样的距离?他呼唤我了,要不要去?

记得那时,三十岁不到,经历过几段难以言喻的感情,身心疲惫,我总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却一再地恋爱,好像只是身上的腺体与内心的缺陷在交互作用,后来我才知道自己害怕寂寞。没有人爱我的时候,我无法感觉自己的存在,即便我已经在写作,也出版过几本小说,许多盘根错节的原因,使我觉得自己始终无根地飘荡着,跟谁都不亲,我盼望能在爱情里找到家的温暖,我盼望自己因为无法融入人群里而倍感孤独的学生时代,可以借由爱情得到补偿。爱情对我来说太神秘了,以至于可以叠加上所有的想象,遇见R,就是我对爱情想象力的大爆炸。

 2

旁人看R 并不是特别出色,他年长、孤僻、固执、我行我素,我看到的却是专注、天真、善良,他是那种几乎不需要他人就可以存在的人,自己煮饭、洗衣、做家务,全世界到处去,是个工作狂。我羡慕他的强大,甚至爱慕他的“孤僻”,我以为,如此孤僻的人爱上我,表示我有某种不凡之处,当时我是多么没有自信,以为狂热的性爱,代表着爱情的强度,我什么也给予不了他人,能给出的只有性。我只有在两人亲密的时候可以确实感觉到被需要、被爱。

山盟海誓,觉得非彼此不可,真不知道哪来的念头,而出现得那么真实,我想我已经将与他的感情当作人生的出口,我所欠缺的一切,在与他一起的生活里都可以找到。

童话崩坏得很快,他没有变,只是把被爱情激发的那一面收起来,又变回了原本的孤僻、行踪神秘、“爱好自由”,那就是我原本爱上的模样,但我已经不是我了。

 3

以为会长相厮守,他却说“我还没准备好”;以为会同居,他却说“可是我习惯一个人”。我以为他会想念我如我想念他,但一分开,他的手机就不打开。所有的“以为”,造就了我的灾难,那时我没有语言可以问他:“这些那些代表着什么?”他也没有能力向我解释:“那些恋爱时的誓言都是真心的,但我没有能力做到。”很奇怪地我没有恨他,只是陷入一种像走错舞台,却已经找不到原戏的慌乱,爱情出现几种不同价值,都是我愿意相信的,但两个人怀抱着不同的价值,根本走不到一起,我以为相爱的人总会保持联系,渴望与对方见面,但他不这样想,他爱好自由大于一切。对某些人来说,那就是“不爱了”,可我却无法相信,倔强的我,提出了分手,但心中,却依然眷爱着,他知道自己负不起责任,给不了承诺,却也等着我去找他。分手的痛苦我熬过去了,但他却在我要与他人交往时,若无其事地出现了。

有几年的时间,我总在他出现时,发现自己即将或已经开始的新恋情不是真的,我的心与记忆还没离开我们一起生活过的小屋,那甜蜜的六十天,只要看见他,就仿佛仿佛可以重回那些快乐的时光,然而,他依然是他,离开就是消失了。没有任何可以预期。没有办法约定。

 4

我们是这样一点一点磨损着曾经有的爱,将之变成鸦片、解药,或者某种已经逐渐衰败但还可以充饥的粮食,孤独的时候,软弱的时候,或者,需要陪伴的时候,我找他,或他找我。有时相处极其家常,有时,显得非常悲伤。

那时我谁也没说,苦恼得几乎发狂,我无法向朋友承认,“一定要跟他分手”的誓言犹在耳边,我却仍与他见面了,我无法对朋友承认,跟新的恋人分手,也是因为他的出现,我担心朋友讨厌他,我更担心朋友嘲笑我,这是个无尽回旋、往下坠落的循环,我找不到起死回生的办法,许多次我想到死,好像只有死去,我才有办法拒绝他。

“不要再找我了,如果你对我还有一点爱,即使连我找你,也请不要回应我。”我多想这么跟他说,斩钉截铁,像戒除酒瘾一般,请他帮助我戒除“他”。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往前走,找到新的人生。但我没说,我开不了口,我更怕真的这么说了,我会后悔,我已将他当成人生的避风港、避难所,失去了永远会在那儿的他,我该怎么办?

 5

我忘了我是怎么离开他的,或许是在一个相处的假日里,两人默默无语地吃饭,窗外的鸟声啁啾,他带我窗边看鸟,我想起了我们曾构筑过的将来“有一个安静的小房子,院子里有花,鸟儿会飞来”,玻璃窗外的花树与群鸟,我们心照不宣的疏离,使我想起了我们是多么悲哀地假装着我们还在恋爱,假装着我们这样也很幸福。不,悲哀的只有我一人,我根本不知道他怎么想,分手之后,我们很有默契地,再也不谈心了,我像是突然醒悟那般,知道这个假的恋爱已经不可以再演下去,否则我心中对他曾有的那份美善,那份只属于他的爱,将会被廉价的陪伴给取代,我会因为这样拖泥带水地爱着他而恨自己,甚至开始恨他。

你还爱我吗?是怎么从很爱变成“只有一点爱”?我们是如何从彼此钟情变成彼此依赖的两人,我们是如何从心灵相通、彼此相知的恋人,变成不断回收的“前任”?

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呢?还要这样多久啊?你知道这不会有出路,你不会改变了,对不对?

我没问,没提,我走了。

再也不会因为一通电话就搭上深夜的巴士,再也不会在听见你的声音时回想起当年的相识,再也不会将身体呈现出来只因为我认为那样就是爱,可是我知道爱还藏在某处,可能会一直存在,就是因为如此,我不要讨厌你,我更不要讨厌自己。

经过了许多年,我终于不再幻想着从前的爱会奇迹般地重现,可以继续,我只是平静地接受了,“相爱不一定可以在一起。”“曾经爱过也不表示可以一直爱下去。”

“放过彼此吧。”

 6

在回台北的巴士里,我没哭,但内心涌起如浪的情绪,如果早些时候有人劝我,我听得进去吗?听得进劝告,是否可以少受一些苦,免去许多煎熬?但我就是那种非得自己想通,自己走透,无路可走了,才踏出一条路的人。

所以,我不劝你了。

接下来的人生,是否会一再反复,你是否会徘徊在“他爱我?”“他不爱我?”这个循环里,在为他哭泣,或生他的气之间盘旋,在希望与失落之间起伏,你是否会因为接到他的电话而开心,失去他的消息而悲伤;是否会因为跟他亲近而感动,看到他与别人亲近又愤怒?

你在这个暴风里,而这些只有你自己可以看清楚,你才能领着自己走出来。

或许心中那份爱不需反复检验,不需在软弱、脆弱时用尽,而是坚强起来,守在心中,让它还是一份美好的爱。

我在想,换个角度,若你是另一个R,当你知道没有能力承诺,没有把握承担,闪着躲着终于还是分手了,你知道对方还深爱着你,还在等你回头,你或许也还在衡量现在好,还是过去的比较美,你或许也会因为比较、软弱、寂寞等因素,打了电话给已经分手的对象,你知道他会等,他总是在。然而,没有能力去爱是一回事,没有能力好好分手是另一回事,如果还有最后一分爱,暂时不要联络,不要因为需要而联络,即使他主动与你联络也不要因为“各种原因”而与他继续亲密,不要给他幻想,不要给予暗示,要给他真正的帮助。

而真正的帮助是,无论是什么程度的爱,都要做对对方好的事,尽管那件事看起来,似乎无情。不去挥霍或滥用那仅剩的一点点爱,有时,可以免去一个痴情的人好几年的反复煎熬。

对于已经分手的人,善意,而不滥情、不自私,谨守着那一份界线,为所当为,是对过去的爱,最大的尊重。

本书选自陈雪《恋爱课2:我们都是千疮百孔的恋人》


分手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你也有属于自己的记忆和体验吧

如果可以,请把他分享出来

评论区点赞最多的三位同学

将获得陈雪的《恋爱课2:我们都是千疮百孔的恋人》一本哦

(截止时间:3月5日14:00)

本文作者 / 陈雪

1970年生,1995年出版第一本小说《恶女书》,至今已经出版长篇小说8部,短篇小说集4部,随笔集4部。主要作品有《恶女书》《蝴蝶》《桥上的孩子》《陈春天》《附魔者》《恋爱课》《迷宫中的恋人》《摩天大楼》等。

责任编辑:老萧

投稿邮箱:tougao@chengbook.com

更多文章阅读:

一念慈悲,写就宝黛千古情痴

我匆匆行走,不管路过的风物和人

实话讲,我不希望你嫁给爱情


- - -


二维码收款
阅读:2477    点赞:43

本文收集自公众号:meidubook,欢迎关注它;版权归该号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猜你喜欢

精选留言

现在还没有留言

美读的最新文章

美读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