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多少人看不上,反正它爽到我了

原创  2017-02-25  作者  毒舌电影

今年奥斯卡,有两部电影无疑被“亏待”了。


一个是马丁·斯科塞斯的《沉默》,思想性与完成度兼具的大师之作。


可今年“最佳电影”只提名了9部,宁愿十缺一也不给《沉默》,评委你们这样对待老马丁,心真的不会痛吗?



《沉默》Sir一早写过了。(回顾请戳:等了两年的好片果然值


今天要说的是另一部——


赴汤蹈火》 

Hell or High Water 

 


虽然它已经比《沉默》幸运,有4项奥斯卡提名,但Sir觉得还可以再多点嘛。


明明它的好,一数一大把——


首先,导演出色。


大卫·马肯兹的把控不瘟不火,沉稳内敛又张力十足。上一次看到这么酷的西部片,还是十年前的《老无所依》(第8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


摄影棒。Sir就上图,不废话。



其次,演员全体出彩。


不用说杰夫·布里吉斯这样的奥斯卡影帝,就连以为他只会在商业大片里混脸熟的克里斯·派恩,这次也上道了。


《星际迷航》中饰演寇克舰长


有人说,《赴汤蹈火》好是好,但故事太单调,没啥新意。


可能吧,嘿嘿,如果你只是乍看一眼的话。


主要人物就四个,故事分两条线推进。


一条线是坦纳(本·福斯特 饰)和托比(克里斯·派恩 饰)两兄弟,开着车在德州抢劫银行。

 


另一条线是警察搭档马库斯(杰夫·布里吉斯 饰)和阿尔贝托(吉尔·伯明翰 饰),开车在后面追。 



没错,乍看就是再常见不过的西部故事:兄弟情义,猫鼠游戏,警匪对决……


但再多看一眼,就会发现《赴汤蹈火》绝不简单。


Sir必须要说,这是一部闪光点太容易被忽略的电影


它让你看完巴不得马上再看一遍,去翻找那些导演用心埋伏下的草蛇灰线。


比如,随着案情深入,我们渐渐看到兄弟俩迥异的性格——


哥哥的案底深厚,蹲过十几年大狱,是典型的犯罪人格:暴躁、狂热


驾驶座上是哥哥


弟弟呢,案底清白,怎么看都是乖乖仔、老好人


女服务员主动来撩他,他不知如何拒绝,只好抱歉地留下一笔巨额小费。 



现在,回过头看电影开场——蒙面抢银行,好像没啥稀奇的。


但注意这个一闪而过的镜头:


一个歹徒突然箭步上前,快手打断了银行经理的鼻梁;而另一个有点被惊到,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




这时他们同样蒙着面、举着枪,身份还不明朗,但一进一退之间,两人迥异的性格已见分晓。


这,就叫做先声夺人。


兄弟的反差,让一系列抢劫行动充满了变数,也不断将故事引向深层的主题——


人与命运的殊死搏斗


我们先来解决一个问题:一个彻头彻尾的罪犯和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怎么就混到了一块,就因为他们是亲兄弟?


没那么简单。


电影从开头就一路埋下伏笔。虽然摄影很美,但镜头下的德克萨斯州是满目的萧条——


倒闭 

 


负债? 全州简易贷款 



如你所见,这个荒凉的美国南部大州,正深陷财务危机。


兄弟两人也不例外,哥哥蹲了十几年狱出来,身无分文;弟弟离了婚,和前妻育有两子,欠着一大笔的赡养费。


穷,就可以抢银行吗?


当然不可以。


不过世上也存在一个词,叫“救赎性犯罪”。意思是,当人的命运被逼到了死角,为了将自己解救出绝境,也就顾不上法律了。


比如,我们常常看到这种社会新闻——



又比如,电影里的坦纳和托比两兄弟。


不是他们不愿干活、好逸恶劳,而是现实没给他们机会。


出狱不久的坦纳,谈起对母亲的亏欠: 

 

如果她开口,我本可以帮忙的 

本可以帮着喂牛

 


 

弟弟却说:我们没东西喂牛了。


是的,家里虽然有一片祖传的农场,但是他们已经穷得买不起饲料。


更糟的是,农场早就以反向抵押贷款(又称倒按揭)的形式抵给了银行,离还款期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不还清4万美元的债务,农场就要落入银行之手。 


反向贷款是啥?就是老年人将自己的不动产抵押给银行,银行每个月借出少量的钱给抵押人。这本来是为养老问题设计的一种方案,但很多老年人一不小心,就会被银行套牢——


银行只借出尽可能少的钱 

刚好够你们的妈妈一直还贷的 

银行以为用2.5万美元就能得到她的土地 

 


电影名“赴汤蹈火”(Hell or High Water)就是合同中的一句话,指无论发生何种情况,都必须赴汤蹈火履行条款。


当你以为,兄弟俩只是想赴汤蹈火、保住祖上的基业时,导演又埋下了一个更大的诱饵


警察在追凶途中,遇到一片农场着火,而农场的牛仔居然慢悠悠地撤离,看不到特别焦急的样子。


警察说,要是能帮你们灭火就好了。牛仔却说,烧完了我就解脱了。



这说明什么?土地已经不再是养育人的“母土”,不再是财富的象征,而是变成了一条锁链,将他们锁在贫穷的深渊。


我穷了一辈子 

我父母和祖父母也是这样

一代代的遗传 

这就像一种病 

 


而又是什么造成了农业的凋敝呢?


有切肤之痛的德克萨斯人,听说自己州的银行被抢劫了,竟然觉得大快人心——


抢劫我30年的银行被抢劫了 



所以说,就算兄弟两人从银行那里赎回了土地又能怎样,那也只是赎回了父母的“贫穷病”,然后再遗传给自己的下一代。


那还干嘛要赎?经过重重铺垫,导演终于吐出实情——


农场的地下发现了石油,能带来每月5万美元的收入,能彻底将他们从贫穷中解脱


想想看,处在命运的拐点,要么土地被收走,一无所有;要么手捧摇钱树,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再想想那句有名的话——


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换做谁……算了,后面Sir不说了。


而坦纳和托比抢的,就是他们抵押房子的那间银行——德州米德兰银行(虚构)。 



银行抢我,我抢银行。


帮他们洗钱的人也由衷地称赞——可以的,这很德州。



《赴汤蹈火》用一个非常有时代感(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故事,重现了经典西部片那种蛮荒、野性和无法无天。


这部电影没有一望便知的正派、反派,道德和法律的边界都非常模糊,导演更关心的是,种人被庞大的、看似正常的社会秩序所包围的无力感,以及人反抗命运时孤注一掷的爆发力


即使电影把矛头指向银行,也没有把银行家塑造成面目可憎的反派。


他们只是按照合法手续、规范的行业流程做着生意。



这不就是某种社会的缩影?条条框框制定得很规范,但阶层流动却越来越僵化,越来越没道理。


我们总想改变自己的境遇,实现阶层的向上跃迁,而为之迈出的每一步,都难得像赴汤蹈火。


再来看电影里的警察和歹徒,他们真的是正义与邪恶、捉捕与逃亡的“猫鼠关系”吗?


一张犯罪脸的哥哥或许有点暴力倾向,但如此铤而走险、豁出生命,为的不是自己,而是为了弟弟。 


因为你开口了啊,弟弟 



而弟弟做这一切,又是为了儿子。


他不想儿子活得像他一样。

 

别学我们 

 


别学我们,别去犯罪,别变成loser,去过好一点的生活。


兄弟俩在生死关头道别时,你突然发现,他们不只是罪犯。



而警察那边,阿尔贝托这名字一听就来头不小——他是墨西哥和印第安混血。 


150年前,白人将印第安人的土地夺走。 


150年前 这里都是我祖先的土地 



而今天,他所要维护的正义与秩序,正在合法地夺走千万人的土地,这不是很讽刺吗?


但身为警察的他又义不容辞,哪怕最后付出生命。


警察与罪犯,都是身不由己的困兽。


兄弟俩为了过上普通人的生活,警察做的,也是普通的分内事。


而躲在空调房里的另一些人,则安安稳稳坐在宽大的办公室,体面而轻松地,就把带血的钱给挣了。


这种不擦枪走火的残酷,才是《赴汤蹈火》最冲的一颗枪子。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B站有

二维码收款
阅读:100000    点赞:340

本文收集自公众号:dsmovie,欢迎关注它;版权归该号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猜你喜欢

精选留言

现在还没有留言

毒舌电影的最新文章

毒舌电影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