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 | 我男人果然靠不住

原创  2017-07-13  作者  脑洞故事板

图/大葱君





松鼠桂鱼,水晶肘子,爆肚儿配着陈年的女儿红,气氛正好。


长公主手刚搁在象牙筷子上,便有个侍卫进门,在她耳旁一阵低语。


长公主很平静地点了点头,下一秒,掀了桌子,杯盏碟盘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饭桌另一头的国师手疾眼快地端起自己的饭碗,十分痛心疾首:“你看不出这是白玉楼最贵的一桌菜?”


长公主默了两秒,很艰难地开口:“大将军投敌了。”


国师没搞清楚状况:“哪个大将军?”


长公主又默了两秒,更加艰难地开口:“跟我有婚约的那个。”


国师啊了一声,兴高采烈地将饭碗一扔:“我就说那个男人靠不住,比不得我对你真心一片,日月可鉴。”


报信的侍卫正要拐出门,脚步一顿,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了不得的八卦。


大将军是长公主从街边捡回来的准驸马。长公主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往府里捡人,那年她从街边捡了个小乞儿,习武习字,硬是替国家培养出了一个新时代的好青年。


长公主是个女中豪杰,丰国军营里的一把手,但一把手也得解决终身大事问题,在大将军接了她的班后,两人就定了婚,只等边境再无战事,两人便回京城成亲。


没成想……


国师笑眯眯地抓过长公主的手,一双秋水眼含情脉脉:“长夜漫漫,殿下可要今晚来鉴一鉴微臣的真心。”


长公主反握住国师,勾唇一笑,美目流转间右手微微一拧,只听得咔嚓轻微一声细响,伴着长公主黄鹂出谷般的嗓音。


“不要,快滚。”





是夜,国师府内。


红烛罗帐,满室通明,国师摸着肚子,瘫在绵软的锦背上。


今日她替刚从边疆归来的长公主接风洗尘,一桌酒席花了半个月的俸禄,碎了一地白花花的银子。


椒麻鸡,烧子鹅,三鲜丁儿,水晶肘子……


国师悠悠长叹一声,觉得自己想必是饿出了幻觉,竟闻到一阵菜香味。


咯吱一声响,国师警惕地从床上爬起,瞧见长公主顺着满窗月色爬进室内。


手里还提了个小食盒。


长公主一样一样将菜肴摆上桌,撕了根鸡腿塞到国师手里:“算是赔你今日那桌酒席。”


国师恹恹地咬了块肉,语气失落:“臣以为殿下是来鉴微臣的真心。”


“这个事情啊……”长公主替她夹菜的筷子一顿,正色道:“大将军没投敌。”


“据密探说,息国似乎请到了蜀山派的掌门来助战,大将军是去当卧底探探虚实的。”


国师一噎:“蜀山派的……掌门?”


蜀山派是个隐世的门派,门人弟子皆习术法,掌门更是一流的人物。


总结来讲,是一群喜欢穿着看起来就超凡脱俗的白衣来装逼的真牛逼世外高手。


这一回也不知息国是如何将人请到荒山岭的。


荒山岭是丰国与息国分界线,一个听着就很荒凉实际上也很荒凉的地界。


国师眉头一跳,将鸡腿放回碗里,掩着嘴打了个巨大的哈欠:“时辰不早了,长公主还是快回去歇息吧……”


长公主看向国师油腻腻,脱臼又被接上的右手,笑得温柔:“噢?”


她一拱手:“国师是国内唯一懂术法的人,还是跟我走一趟吧。”


“臣能拒绝么?”国师很委屈,荒山岭,那就是个只能啃窝窝头喝菜汤的小破山,这一行,她至少三个月吃不上白玉楼的酒菜。


“这样啊。”长公主面带惋惜,“我上回在那吃的那道烤全羊倒算一绝。”


“皮脆肉嫩,鲜香异常……”


烛火摇曳,国师突然觉得面前这一桌菜有些索然无味。


吸溜吸溜口水,国师正色站起身,恭敬地一鞠到地,语气坚定。


“此乃微臣分内之事,纵是为国捐躯,也是义不容辞。”





义不容辞的国师后悔了。


大将军投敌一方面是为了打探虚实,一方面是想尽办法拖延时间,好让长公主将国内唯一可以对抗蜀山派掌门的国师请来。


时间紧迫,两人轻车从简,专挑小道,一路披星戴月地翻过几座大山。


不过几天的功夫,国师已经面如菜色:“殿下,臣再啃大饼喝白水怕是撑不到为国捐躯地那一天了。”


长公主看了看天色,不远处落日西斜,余晖将尽,已经到了荒山岭的地界,便拖着奄奄一息的某人进了不远处一间废弃的山神庙。


似乎每一个荒郊野岭都会有一个废弃的山神庙。


长公主啧啧感叹这个萧瑟的场景是如此似曾相识。她转头看向国师:“你可还记得我们初见的场景?”


国师有气无力地摆手:“殿下,您别转移话题了,我今天绝对,绝对不要再吃烙饼了。”


长公主脸一僵,掏饼的动作略有些尴尬地顿住,她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我若知道你这么难养,当初就不捡你回来。”


是的,丰国现任国师也是长公主捡回来的。那年河水决堤,长公主微服出访,探查赈灾的官员是否清廉,路过一个废弃的山神庙,便借了个地方烤了只山鸡。


山鸡刚烤好,长公主便感受到一股炽热的视线,她一抬头,发现庙外头站了个蓬头垢面,似在泥巴里滚了七八遍的小姑娘,正可怜巴巴地盯着她手中的山鸡。


长公主一路上看过无数难民,但长得这么好看的是头一个,眼神这么饥渴也是头一个,她估摸这起码得是饿了三天。


长公主心一软,不但给了半只山鸡,还把小姑娘捡了回去。


没想到小姑娘十分的有天赋,靠着公主府里头那些天书一般的藏书自学成才,吃上了国师这一碗饭。


长公主瞧着委屈巴巴仰头喝水的国师,觉得她白皙的脸颊似乎确实是消瘦了一些,眉头微蹙,抬腿出了山神庙。





长公主再回来时,已是夜色深沉,国师正对脸大的芝麻烙饼长叹短嘘,她抬眼看见长公主身后的阵仗,手一抖,将饼扔了出去。


有青年剑眉星目,托着个不明物体,正巧被砸了个劈头盖脸。


国师凝眸看清来人后,很没诚意地道歉:“一时失手,失手。”


大将军:“呵呵。”


他伸手揭开油皮纸包,孜然混着花椒的香味顿时盈满庙内,国师借着微弱的月光一瞧,发现是条焦黄油亮的烤羊腿。


国师一愣。


大将军将油皮纸包递到她面前,笑容十分勉强:“殿下早早便吩咐了。”


大将军也很懵逼,他没想到卧底生涯头一回往回带的不只有情报,还有条烤羊腿。


还是带给情敌哦。


瞧着得意洋洋的国师以及面若桃花双颊不自在有些发红的长公主,头顶草原能跑马的大将军觉得自己应该转移一下注意力,他轻咳一声,聊起了国家大事:“息国确实是请到了蜀山派的掌门。”


长公主皱起眉头,视线投向身旁。


正在一旁没甚形象啃羊腿的国师连忙凑上前去献殷勤:“没事,我打得过。”


三月的风从四面八方灌进小破庙,国师的眼波比这春风还缠绵,一双油腻腻的爪子情真意切地握住长公主的手,完全不顾一旁脸色深沉似外头黑夜的大将军。


而长公主……


长公主垂眸看着手上五个油爪印,反手握住国师的手腕,咔嚓清脆声响,她冲着表情扭曲的国师盈盈笑道“那就有劳国师了。”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扑棱着翅膀秀恩爱。


长公主有些怅然地走在小道上,想起昨天夜里大将军的提起的婚约,不由得沉默。


她跟大将军这场婚事,确实是不能再拖了。她订婚那年,正好捡回了国师,岁月弹指间,已是悠悠五年过去,大将军陪着她打了五年的光棍。


长公主想,其实大将军挺好的,至少靠谱,很符合她对另一半的要求。


她斜眼往旁边一看,国师不知道从哪摘了个野果,正咔嚓咔嚓啃得欢快,红色的汁水溅湿了白衣。


偏偏那人还一脸茫然,对上她的视线时面上七分不舍,语气三分犹豫:“你想吃么?”


长公主翻了个白眼:“不想。”


国师明显放松地舒了口气,快速将剩下的果肉塞进嘴里,长公主扶额,再一次觉得,还是大将军靠谱。


林荫小道快到了尽头,出了这座山便是荒山岭,依稀可看见远处的几缕炊烟,伴着若有若无的号角声。


再走半个时辰,就能到丰国的军营了。


长公主却停了脚步,伸手拉住国师的衣袖。


“怎么了?”国师咬下最后一口果肉,随手将果核往前一抛,含糊不清地问道。


长公主沉默,林间的气氛有些诡异,国师顺着她的视线,瞧见前方路边的树后走出个人。


剑眉星目,银甲青衣。


“哟,怎么又是你。”国师看着他额头红色的汁水印记,仍旧十分没有诚意:“对不住了啊,大将军。”





大将军是真的反了。


没有什么原因,息国开出的条件太诱人,大将军没怎么挣扎犹豫就反了,但他还是有些担忧,他担忧两个人。


一个是用兵如神的长公主,一个是传闻中法术通神的国师。


蜀山派的掌门能以一人之身对抗千军万马,那么国师呢?虽然国师平时看着是不太靠谱,但大将军实在不敢赌,毕竟造反这个操作,一个不小心就是脑袋上碗大的疤。


大将军想了又想,终于在某个深夜一拍大腿。


他散播出息国请来蜀山派掌门助战的流言,又建议长公主回京请来国师,自己则假意投敌争取时间,打探虚实。


大将军对自己的机智十分满意,他勾起唇角,笑容冰冷:“还要感谢长公主给的机会。”


如果长公主没有让他带那一只烤羊腿,或许他根本找不到下毒的机会。大将军已经做好两手准备,若是找到机会便一举除掉长公主与国师,若是实在不成,他也已经与息国谈好,回国后,明面上他是忍辱负重深入敌营的大将军,暗地里替他们传递消息。


“原来是这样……”听了半天才听明白的国师拍了拍手,掌声发自肺腑:“老哥这个心思,稳。”


“你闭嘴。”长公主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动作粗暴地将人拉进怀里,颤抖着用袖子一遍一遍擦去国师嘴角开溢出的红色血丝。


面对着一地断肢残骸也能笑得温温柔柔面若桃花的长公主头一回吓得面色发白,双目通红。


嘀嗒。


一滴泪晶莹剔透,顺着脸庞滑下,长公主哽咽:“是我不好,如果我没有……”


剩下的话语低不可闻,轻轻消散在林间呼啸而过的风声中,似国师渐渐被抽离的体温,也似长公主一点一点空了的心。





长公主没想过自己会看走眼,看着很靠谱的大将军其实狼子野心,忘恩负义。一向只会花言巧语的国师却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如果她早知道那人真的是一片真心……


可惜世间哪有早知道。


长公主一步一步行过地上的血污,那是大将军带来的息国将士,现在都同他一般在这野外再不见天日。


跨过大将军的尸体时,长公主的眼神有一瞬的复杂,在瞥见袖角那团血迹后,转瞬又被恨意所覆盖。


长公主咬咬牙,闭上了微微湿润的双眼。


前方一身白衣的青年转过身,恰好看见这一幕,歉然地伸出了手:“很重吧,还是我来吧。”


他语气有些嫌弃:“早就叫师姐不要吃那么多,那么油腻,会长胖长重的啊,对身体也不好……”


长公主身子一怔,师姐?


微弱的气息洒在脖颈上,背上人轻笑:“殿下不会真觉得,臣这种绝世天才是随手一捡就能捡到的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长公主鼻尖一酸,硬生生止住了眼泪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方才她以为命悬一线时,树上突然跳下个白衣飘飘的青年,不过是抬了抬手,便似变戏法般,大将军连着他带来的数百个将士转瞬倒地,没了生息。


长公主看向青年,对方飒然一笑:“师姐早就觉得大将军不对劲,让我跟着以防万一。”


长公主刚想细问,便听见国师洋洋得意的声音:“殿下,臣是不是比他更机智?”


“机智……个屁”长公主停了脚步,刘海垂下,阴影恰巧遮住了她的眼睛,表情晦暗不明:“既然知道有问题,为什么还要吃那条烤羊腿。”


不靠谱国师舔了舔唇角,给出了个不靠谱回答:“因为它皮脆肉嫩,鲜香异常?”


长公主面无表情,托着的手一拧。


国师倒吸一口凉气,这才轻咳两声,支支吾吾道:“那是殿下特地替臣准备的,臣很想吃。”


她想的是,反正有后援,也不用怕被毒死。


“我知道殿下觉得臣不太靠谱。”国师将脸埋在长公主颈窝,语气轻柔:“来日方长,殿下可要试着鉴一鉴臣的真心?”


又一阵林间的清风刮过,长公主抬头,天蓝蓝,白云飘,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她轻轻应了一句:“好。”





蜀山派掌门知道自己即将助战息国的消息时,懵了两秒,丰国京城离荒山岭几千里远的距离,他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一个晚上跑个来回。


国师当然也知道不可能,里头必定有诈,她想了想:“那你这趟跟着吧,就算师姐带你去旅个游。”


白衣青年欢天喜地的应了,半晌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嘛的:哦,他是来让师姐回去当掌门的。


蜀山派的现任掌门什么都会,就是不会当掌门。


这其实不是青年的错,原本他上头还有个大师姐,颜值高,天赋好,妥妥地下一任蜀山掌门,哪有他什么事情。


那年河水决堤,民不聊生,师父派他跟师姐下山。他们在灾区帮着筑坝救人,泥水里滚了七八遍,一身白衣看着比灾民还要寒碜一点。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真正麻烦的是他师姐,灾区伙食简陋,只有稀米汤,一点荤腥都不见,师姐嫌弃得一顿都没碰,在回山的路上,师姐甚至饿出幻觉,非说自己闻到了烧鸡的味道。


他用力嗅了嗅,哪有烧鸡的味道?


师姐斩钉截铁地说有,留下一句话,就风一般的钻进了树林深处。


师姐说:“师弟你先回山,我去去就来。”


没想到,这一去就去了五年,直到前任掌门退休,他赶鸭子上架地当上了现任掌门后,才惊觉,这样不成啊,得把师姐找回来。


白衣青年下了山,费尽千辛万苦找到师姐时,对方正站在白玉楼的包厢里,身后一桌山珍海味,金樽玉馔。


青年很生气,方才街上水泄不通,他花了好大力气才挤进楼里,师姐却舒舒服服地吃着饭菜,青年看了看桌上菜色,更加生气了。


“师姐啊,你吃得这么多这么油腻,会长胖的,还会长痘的。”


在山上清汤寡水了许多年的青年苦口婆心,却发现师姐一心一意地看着窗外,半点视线都未分给他。


青年也瞄了一眼,发现是个穿着铠甲的姑娘策马驰过长街,周围跪了两长溜的百姓。青年没太在意,又继续开口问道:“师姐究竟觉得哪里好,都吃了这么多年还不腻?”


人影消失在街道尽头,街上渐渐平静下来,国师这才放下帘子,很认真地想了想:“可能是秀色可餐……”


她忽然又嫌弃地摆摆手:“你不懂的。”


那年破庙初遇,她破天荒地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烧鸡,而是拿着烧鸡的姑娘。


原来这世间还有比食物更诱人的东西。


单身狗·蜀山现任掌门确实不懂,他茫然地看着国师脸上的傻笑,再回过神时,国师已经脚步轻快地飘出了包厢,一同出去的还有他腰间的钱袋。


国师抛着钱袋,唤住了路过的小二。


“要一桌最好的酒席,送到国师府。”






图片作者:大葱君

图片来源:http://weibo.com/p/1005051736018184/photos?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二维码收款
阅读:6223    点赞:222

本文收集自公众号:ndgs233,欢迎关注它;版权归该号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猜你喜欢

百家讲坛 | 那尊穿越两千年的神秘铜熏炉

百家讲坛 | 那尊穿越两千年的神秘铜熏炉

“ 这是一件周身细长、亭亭玉立的器物,独自兀立在陕西历史博物馆众多的馆藏文物中,吸引了观者的目光

央视科教 发布时间:2017-06-12 阅读:15042 点赞:64
国师 | 当朝公主是断袖

国师 | 当朝公主是断袖

落霞山上的风景比那好看一百倍,如果你用全部家当雇我的话,我可以勉强陪你看一看。

脑洞故事板 发布时间:2018-01-16 阅读:5377 点赞:74

精选留言

现在还没有留言

脑洞故事板的最新文章

脑洞故事板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