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总说摇滚乐肤浅,那是你没有听懂这些作品的深刻奥义

原创  2017-05-28  作者  摇滚客




本文来自第三方投稿,作者深海鲸鲨 


最近人们总喜欢谈到一个概念,刻板印象。两性之间,职场内外,甚至是不同国家的人民之间,都存在着刻板印象。这像是星星之火,迅速烧遍了所有人的生活。


当大家发现自己存活在刻板印象的包围中后,不断对此口诛笔伐。高声与激情之余,人们却忘记了,自己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


百度百科告诉我,刻板印象的意思是:对某个事物或物体形成的一种概括固定的看法,并把这种观看法推而广之,认为这个事物或者整体都具有该特征,而忽视个体差异。



摇滚圈子里有刻板印象吗?有,而且还不少。


比如黑贝斯手已经变成烂俗的段子了。比如old school派的作品中,一定要来一段华丽的吉他solo,不然总觉得少点什么。比如某个乐队一旦商业化了,就是背叛了整个独立音乐圈子和地下摇滚圈子,就要被大家排挤在外。


刻板印象不应该存在于了解事物的道路上。它像是陷阱,让我们无意中落入井底,成为那只自大的蛙。我们再也无法用充满好奇的眼神,接受新的事物。摇滚乐本身是特别包容的音乐,各种流派在此百家争鸣。



为什么我们滚青就不能成为包容的人呢?


笔者今天就想跟大家一起打碎一个刻板印象,那就是:摇滚乐缺乏深度,只输出态度和情绪,没有思考和观念。

我认为,摇滚乐不仅可以表达深刻的思考和观点,而且可以直指人生与生活中最本质的哲学探究。有些作品甚至可以站在一个更高维的角度,俯瞰众生,于音符变化中,道尽人生苦涩,世事无常。


比如Pink Floyd著名专辑《The Division Bell》的最后一首惊世之作,《High Hopes》,就是如此宏大开阔,包罗万象的作品。



我曾不止一次享受在这首作品带给我的通感幻想中,它的声音总是肆意涂抹着一幅又一幅色彩鲜明的油画,我像是步入幻境,在David Gilmour浓缩了三十年的心血中,体验了一种神游物外的轻盈。又在这种轻盈中,切肤般感受着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歌曲开端,就是一段遥远朦胧的铃声,与专辑名称呼应,这像是预示着整张专辑与听者即将分离。随后,清晰的琴声与Rick Wright沧桑阴郁的歌声响起。他的声线格外冷漠,在描绘画面之余,表达着某种与听者相隔万里的距离感。

几句之后,沉重的表达轰然降临,没有任何预兆。这种感觉,就像离开地球,突破大气层的那一刹那,黑暗与冰冷渗透进每一个细胞。只是一个瞬间,直面宇宙而产生的渺小感,还有无助与惶恐,如海潮般淹没我们。


Along the long Road and on down the causeway

长路漫漫,独自求索。

Do they still meet there by the Cut

苦痛交迫,他们是否还会在彼岸相逢。

There was a ragged band that followed our footsteps

褴褛众生沿着我们的足印前进。

Running before time took our dreams away

在时间瓦解我们的幻梦之前,逐日飞奔。

Leaving the myriad small creatures trying to tie us to the ground

他们留下的无数小生灵,试图将我们紧缚地表。

To a life consumed by slow decay

奈何生命,渐渐被腐蚀殆尽。

感谢翻译贡献者:变成功了请喝彩


在凌乱而碎片化的歌词中,我们可以非常明确地感受到Pink Floyd的尝试。他们像是渴望画出众生的写照,像是要浓缩人类的苦痛、迷惘、惊惶、不安。他们如此尝试,也的确做到了。当听者尝试把歌词联系在一起,找到某种隐藏着的思路时,Pink Floyd的目的就达到了。


在整首歌中,我最喜欢这几句歌词:

Encumbered forever by desire and ambition

永远,囿于野心和欲求,

There's a hunger still unsatisfied

怎么也填不满贪婪的胃口。

Our weary eyes still stray to the horizon

疲倦的眼神仍在地平线上幽游飘忽,

Though down this road we've been so many times

定格在这条我们苦苦跋涉的道路。


《心经》里面有一句话: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众生的苦,在于价值观的错位。解脱的人,不会那么在意结果的得失,也不会让植根于现实的幻想肆意生长。而沉溺在苦海中的众生,为了得失愁眉苦脸,因为落差垂头丧气。只有远离了颠倒与梦想,才能得到涅槃的状态。


颠倒梦想,恰恰对应着人们更加熟悉的,贪嗔痴。


在Pink Floyd的这段歌词中,那永远无法被满足的贪婪,不就是在描述人的贪欲吗?那苦苦跋涉没有尽头的道路,不就是佛教所说的苦海吗?众生并不是不能穿越苦海,而是无法真正离开痛苦的循环。人们总在狭窄的道路中来来往往,无法真正进入更广阔的天地。只有当海阔天空时,过去放不下的执念才会突然间变得不值一提,一切苦与痛,才获得了释然。
David Gilmour抛出了这些思考,但他不会替我们作答。当我们在音乐中思索自己的人生时,他只能安静地陪伴我们。因此我特别喜欢歌曲最后一段,长达三分钟的夏威夷吉他solo,像是一种慰藉,让我暂时舒展了迷惘带来的不安。


常常都是这样,谁都可以告诉我们人生终点的状态是什么,但却没有人可以代替我们走完通向终点的路,甚至很多人都不能告诉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人生就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中不断缓慢前进的。


我们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却通向同样的终点。在苦海的彼岸,所有人的灵魂都溶解了,所有的猜忌、欺骗、防备、误解,都消弭了。人类的精神成为一个庞大的存在,一个神圣的个体。在他的体内,我们终于得到了永恒的宁静。


除了Pink Floyd,老派摇滚乐队Scorpions,也有直指人性本质的作品,《Humanity》。




前奏是略显清冷孤独的吉他弦音,像是在辽阔的平原上独立歌唱的流浪诗人。十几秒后,主唱Klaus Meine让人过耳难忘的声线,开始撑起音乐氛围的骨架。歌曲在焦虑的鼓点与忧伤低吟的提琴声中慢慢前进,像是在积蓄某种情绪。而这种情绪,终于在Klaus Meine铿锵有力的嗓音中彻底喷涌而出,势不可挡。


王小波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我呀,坚信每一个人看到的世界都不该是眼前的世界。眼前的世界无非是些吃喝拉撒睡,难道这就够了吗?还有,我看见有人在制造一些污辱人们智慧的粗糙的东西就愤怒,看见人们在鼓吹动物性的狂欢就要发狂。”

他用极其精炼的词句,表达了对人的内在动物性的失望与愤怒,他坚信人的内在不该如此低级。人应该可以达到某个宏伟的高度,“生如蚁而美如神”。


这种可能性明明存在,每个人都有机会去触碰它,去实现这种可能。但在尝试之前,太多人已经放弃,沉沦于眼前世界里的欢娱和平庸。所以小波为此感到愤怒,他感到人类伟大神圣的智慧,像是被人糟蹋作践一般。


人的内在中,人性复杂与矛盾的背后,自我的实质,就是动物性与神性的对抗。前者对应本我,后者对应超我,在本我与超我的拉锯战中,在那些摇摇欲坠的平衡中,自我诞生了。

对于人性,Scorpions用一种审判的口吻,鲜血淋漓地指出人为了满足贪欲不惜贩卖灵魂的堕落,指出幻想背后交织破裂的谎言。在这首歌中,Scorpions是痛苦的,他们深知自己也是众生的一员,众生的罪,也是打在他们身上的烙印。他们像是在教堂里虔诚祷告的信徒,为自己,为人类的原罪,深深祷告。


他们为此悲伤,却无法逃开原罪的桎梏。什么是原罪?动物性的欲望、狂热、贪婪、欺骗等,就是原罪。


在这首歌的最后一段,Scorpions如此唱到:


Run and hide there's fire in the sky

Stay inside

The water's gonna rise and pull you under

In your eyes I'm staring at the end of time

Nothing can change us

No one can save us from ourselves


他们像是从过往的历史与神话中,看到了自然对人类原罪的惩罚。火焰从天而降,无处可逃。滔天巨浪在海上掀起,轻易吞噬陆地。在人们绝望的双眼中,时间走到尽头,人类文明终究难逃自我毁灭的命运。


Scorpions悲观地认为,人性终将成为毁灭人类的原因,于是在歌曲的最后,他们高声唱到,“Humanity,Goodbye”。在这首歌充满悲观色彩的情感背后,其实传递的是一种提醒。


提醒我们,在文明繁荣的美好之下,我们必须明白人类的原罪,并对其时刻警惕。在动物性与神性的战争之外,我们不应该成为旁观者,我们不应该放任自己的内在,由它们决定。


我们要作为真正自我的主人,去调和两者的矛盾。在不断的自我了解与拷问中,获得平衡本我与超我的能力。唯有如此,人才不会在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里迷失自我,在混沌的歌舞升平里,失去清冷的思考。

摇滚是很包容的,直到现在,人们也无法对其进行精准的定义。在这种辽阔的范围背后,就是各位充满创造力的音乐人为了音乐诉求,前赴后继的结果。《High Hopes》与《Humanity》,只是海洋中毫不起眼的两朵浪花。尝试探讨众生与人性,其他深刻的哲学思考的作品,仍有很多。


比如灵云那首著名的《Liberty》,就像燃烧的希望,沿着声音带给听者蓬勃的力量。这首歌所表达的感情,是非常单纯的。单纯地充满希望,单纯地相信在别人看来不值一提的梦想。这种单纯的力量,恰恰可以鼓舞所有迷茫无措的年轻人,带给众生实现梦想的激情。


再比如比较小众的Aerosmith那首被姆爷采样的《Dream On》,一群不过三十岁的年轻人,在乐队成立后推出的第一张唱片,就已经如此优秀的作品了。《Dream On》就像用颓废的声线,包裹着热烈的希望,对人生,对未来,对自己的梦想,他们用一种“明天即是人生末日”的状态,活在当下,活好现在的每一天。


我们滚青就是在这漫长的淘歌路上,上下求索,未曾终止。


书短意长,不知所言。请别带着刻板印象去看待身边的人和事物,这个世界是很丰富的,我们千万别把自己框死了。听歌也是,摇滚乐从来不缺乏深度,只缺乏静下心来品析作品的歌迷。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关注果酱音乐公众号

果酱音乐微信后台回复“pink”

查看平克弗洛伊德主唱高清纪录片中文字幕版

据说点击”阅读原文”可以吐槽滚君,还有奖品拿!

二维码收款
阅读:44367    点赞:219

本文收集自公众号:Rockerfm,欢迎关注它;版权归该号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猜你喜欢

重金属天团Metallica来华演出,每一个细胞都将重新激发。

重金属天团Metallica来华演出,每一个细胞都将重新激发。

毋庸置疑,Metallica这场巡回演唱会将是一场视听盛宴,火热程度一定爆棚,激昂的歌声和气氛可以让台下听众的每一个细胞都重新激发。

Edwin欧美音乐疯 发布时间:2016-12-29 阅读:16107 点赞:99
被这部“地狱摇滚”的日本喜剧圈粉了,连去世的莱米、亨德里克斯都被搬了出来…

被这部“地狱摇滚”的日本喜剧圈粉了,连去世的莱米、亨德里克斯都被搬了出来…

把叛逆的摇滚乐玩成老幼皆宜的娱乐电影,我只服岛国人民的创意。

摇滚客 发布时间:2017-01-16 阅读:1449 点赞:10
被Beyond称为“亚洲鼓王”的他,70年代组建乐队,始终在做中国人的摇滚乐!

被Beyond称为“亚洲鼓王”的他,70年代组建乐队,始终在做中国人的摇滚乐!

要坚定不移,才能自在,才能主导自己的这一生。

摇滚客 发布时间:2017-01-16 阅读:3607 点赞:12
这个一辈子在吸毒、斗殴也没把自己弄死的胖老头,绝对是个极品烂人,但玩摇滚乐的人没有不服他的!

这个一辈子在吸毒、斗殴也没把自己弄死的胖老头,绝对是个极品烂人,但玩摇滚乐的人没有不服他的!

上帝保佑这个伟大的坏蛋,今天他恰好55岁。

摇滚客 发布时间:2017-02-06 阅读:26337 点赞:85
在“朋克已死”的呼喊中,The Clash不仅推动了商业浪潮,更重新定义了朋克

在“朋克已死”的呼喊中,The Clash不仅推动了商业浪潮,更重新定义了朋克

这是一种庆幸,也是一种悲哀。

摇滚客 发布时间:2017-02-16 阅读:1308 点赞:9

精选留言

现在还没有留言

摇滚客的最新文章

摇滚客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