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呀 | 喜欢牛粪的土著

原创  2017-05-01  作者  脑洞故事板

图/古庙ic





杨修想了想,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轿子颠簸着向前行进,杨修掀起窗帘,颇为痛苦地看着满地胡乱搭建起来的原始棚子。


从今以后,他便得住在这儿了。


“哦呀!”一个土著突然跳了出来,指着杨修道:“哦呀呀!”


杨修:?


土著从地上抓起一把牛粪,涂在杨修脸上:“哦呀!哦呀呀!”


杨修:……


不用想了,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个傻逼。





三个月前,红不禁城中。


皇帝将奏折狠狠摔在地上:“区区蛮夷,也敢犯我大塘之威!”


文武百官打着哆嗦,不敢吱声。


奏折上写的是前两日发生的事:一批运有珍贵货物的皇室商队被南方蛮夷劫掠,损失惨重。


“传圣旨,让前将军吕范率——”


“陛下,万万不可呀!”就在这时,杨修站了出来。


“杨修,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帝显然是动了真怒,杀气四溢。


“陛下,南方蛮夷虽不敌我大塘朝,可也不容小觑,”冷汗爬满杨修额头,“再说如今局势动荡不安,暗流涌动,倘若冒然出击……”


皇帝想了想,道:“有道理,那杨爱卿可有妙计?”


“回陛下,”杨修总算松了口气,“我们可以派人深入南方,教导开化那帮蛮夷,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让他们为国效力。”


皇帝又想了想,道:“不错,好办法。”


皇帝:“那就你去吧。”


杨修:?





“要是能重来~我选不上谏~”


杨修正唱的投入,全然未觉自己已被土著团团围住。


“哦呀!”有土著欢呼了一声,杨修睁开眼,有些不知所措。


“这叫歌曲,懂吧?这歌曲呢,讲究——唉,说了你们也不会明白。”


“哦呀哦呀呀!”有土著叫道。


“哦呀!”其余土著附和道。


“你们这是……”杨修感觉到了土著的热情,有些不好意思道,“看来你们挺喜欢歌曲呀。”


“哦呀哦呀?”


“哦呀!”


“别这样,你们要是喜欢,我——”


啪!一坨牛粪砸在了杨修脸上。


紧接着,无数牛粪铺天盖地而来,土著们站起身,用尽全力把手中牛粪掷向杨修。


“哦呀!”





杨修不敢动了。


先前的经历告诉他,在这样一个鬼地方,但凡轻举妄动,便有可能受到牛粪攻击。


然而即便他不动,这帮土著似乎也不想放过他,这不,又有人蹦跳着向他走来。


“喔呀呀?”这人貌似是个大舌头。


杨修警觉地往后退了退。


“喔呀?”那人指了指嘴巴,做出吞咽模样。


“你是说吃饭?没事,我一点都不——”


咕噜!肚子毫不留情地出卖了他。


“喔呀!”那人兴奋地叫了声,从远处搬来柴禾和土锅,就地烹饪起来。


不得不说此人手艺精湛,几许食材下锅,香味便咕嘟嘟往外冒,引得杨修垂涎三尺。


可紧接着发生的事,却令杨修绝望不已。


只见那人抓起一大把牛粪,咕咚一声全扔进了锅里。


杨修:……


“滚!我死也不吃你这锅东西!”





杨修:“真香!”





一个月后,杨修终于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同样的,杨修也没忘记自己的任务,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这帮土著终于懂得穿衣服和编织床垫了。


当然,最令杨修感到欣慰的还是土著们的真诚与热情。


不同于险恶官场,土著的世界里似乎没有“心机”二字,每个人都纯真万分,善良无比。甚至于连杨修都在这交到了朋友。


朋友,十几年来,这可是他想都不敢想的词儿。


“大舌头,我真搞不懂,为什么你们会觉得牛粪是好东西?”


“喔呀?”大舌头眨巴着眼睛,迷茫地看向杨修。


“牛粪呀,脏东西呀,你们咋就这么喜欢?”杨修指着地上牛粪,激动道。


“喔呀?”大舌头愣了下,随即从地上抓起一把牛粪抹在脸上,咯吱笑起来。


杨修:……


“真是无可救药!”杨修从兜里掏出块巧克力,递到大舌头手上,“看好了,这东西叫巧克力,好吃的紧,你可不要告诉别人!”


大舌头很不解的看着手里那块黑乎乎的东西。


“干什么,快吃呀!”杨修指了指巧克力,做出吞咽模样,“我一共就带了五块,你不吃我吃了啊!”


大舌头这回终于明白了,他笑了笑,把巧克力插进了牛粪里。


杨修:?


“喔呀!”大舌头兴奋地叫了声,随即拔出沾满牛粪的巧克力,塞进嘴里。


杨修:……


杨修:“牛逼。”





杨修算了算,要想彻底开化这帮蛮夷,至少还需要五年。


五年,一想到自己还要吃五年的牛粪,杨修便万念俱灰。


不行!杨修攥紧了拳头,他一定得尽早让这帮土著明白,牛粪这玩意儿可吃不得。


“同学们,”杨修一边讲着,一边做出极为夸张的动作,“今天我们要讲的,是生理构造:比如咱们吃进去的东西,究竟去——”


“喔喔呀呀!”大舌头突然跑了过来,神色慌张。


“怎么了大舌头?出事了?”杨修隐约记得,今天是大舌头负责巡逻。


“喔呀喔呀喔喔喔呀!”大舌头指了指自己肚子,把舌头吐得老长。


“你是说有人要死了!?”


“喔呀喔呀!”大舌头连忙点头。


“带我过去!”


话音刚落,一行人便跟在大舌头身后,匆忙往案发地点赶去。


接着,约莫过了一炷香时间,杨修果然看到了那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人——披坚执锐,恰是朝廷士兵。





“你醒了呀。”


打从跟随而来的仆人跑掉后,杨修还是头一次和文明人讲话。


“这……你……你是杨大人!?”


“诶,你认识我?”


“那当然!杨大人冒死上谏,成功免去一场战争,”士兵热泪盈眶,“咱当兵的,都在屋里裱了大人您的画像,没事就对着哭呢!”


杨修有些尴尬:“你们这感谢方式还蛮另类的……”


“哦对了,”杨修终于想起正事,“你怎么会伤的如此严重,是土著干的?”


士兵忽然严肃了起来:“敢问大人,小的昏迷几天了?”


“整整三天三夜。”


“坏了。”


“什么?”


“大人,”士兵忍着剧痛,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得带你去个地方。”


“喂喂,你咋坐起来了,快躺——”


“大人,”士兵抓住杨修的手,坚定道,“快没时间了。”


“再不去,咱们都得死。”





两人穿过树林和丘陵,来到一片建有小木屋的空地上。


“这里是?”


杨修在这呆了将近一年,从未发现还有这样的地方。


“跟我来。”士兵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木屋门。


刹那间,耀眼光芒倾泻而出。


杨修愣住了。


作为朝廷官员,他自然明白屋子里堆放着什么——那是一年多以前,被蛮夷劫掠后下落不明的皇室财产。


“那批珠宝……”杨修惊愕道,“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曾问过土著关于宝藏的事,却被告知那玩意儿埋葬在地表之下……难不成土著们也有撒谎的时候?


“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士兵看出了杨修的疑惑,一字一顿道:


“谁告诉你劫掠商队的,是那帮蛮夷?”





杨修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泛黄本子。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本子?”


“没错,”士兵点了点头,“本子里记载这南方蛮夷守护着一批宝藏,至高无上的宝藏。”


“所以,消息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到,故意自编自导劫掠商队,”杨修终于理清了思路,“其实只是为借陛下之手除掉蛮夷,夺得宝藏。”


“可是,”杨修翻了翻书,“这本书晦涩难懂,还有缺损,应该没人能完全看懂吧?”


“对,”士兵笑着道,“所以我不就来找你了么?”


杨修怔住了:“你到底是谁?”


“抱歉骗了你,”士兵掏出匕首,“我自然是吕将军的人,之所以会受伤,是不小心在两名锦衣卫前暴露了这本书。”


“你受伤了。”


“杀你足够了。”


杨修皱眉看着士兵,突然笑了:“剧情不该这样。”


“怎么不该这样?”士兵也笑了,“不小心救起反派,廉价小说都这样。”


“可你见过救兵出现这么快的小说么?”


“喔呀呀!”


未待士兵回头,好几名土著便蜂拥而上,一把将其按倒在地。



十一



士兵的下场很惨。


土著老大说要用稀牛粪洗涤他肮脏的灵魂,结果手一抖,不小心把人淹死了。


而鉴于士兵临死前优秀的表演,成功挑拨了杨修和土著的关系,除了大舌头外,再无人信任杨修。


当然,更令杨修头疼的是,他必须赶在大军压境前彻底看懂这本书。


两名锦衣卫身死,一名士兵失踪,他不信皇帝会坐视不管。


“大舌头,我问你,‘哦呀呀呀’是什么意思?”


大舌头挠了挠脑袋,随即伸出一只手,连比了三次六。


“六六六?”杨修皱眉道,“啥几把玩意儿?”


“那这个‘呀哦呀’呢?”


“老铁?”


“‘哦呀哦’呢?”


“皮皮虾我们走……等等,皮皮虾又是啥几把?”


……


“这本书他妈是盗版的吧?”



十二



经过两天高强度的翻译工作后,杨修终于发现,是自己书拿反了。



十三



天有些冷,杨修吹灭蜡烛,蹒跚着回到床上,蜷缩起来。


翻译工作总算步入正轨,除了能熟练掌握土著语外,杨修还有一项重大发现。


百年前,也曾有铁骑入侵,命悬一线的蛮夷派出使者深入南方森林,唤醒了沉睡中的神和地底的国度。


唤醒的姿势书上有记载:先是一鞠躬,接着伸出一只手,拇指食指交叠后大喊一声:“哦呀!”


然而,唤醒之后的书页却丢失了,只知道与战争和鲜血有关,具体好坏,不得而知。


杨修曾试着问过大舌头,可奈何对方智商有限,硬是解释不清动作的含义。


眼见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杨修明白,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砰!”偏在这时门被撞开,大舌头冲进棚里,大吼大叫起来。


“喔喔喔呀呀!”大舌头的声音里充满惊恐。


“军队打来了?”杨修从床上弹起,“快,带我去看!”


“喔喔呀!喔喔喔呀呀呀!”


“跑?我怎么能跑!我——”


远处传来了喧闹声。


杨修心下一惊,连忙跑出屋外——只见土著们手持火把,在夜色下排成一条长龙,浩浩荡荡前进着。


“哦!呀!哦!呀!”叫喊声响彻夜空,只是他们并非朝着前线进发,反而是冲他而来。


果然,他们还是无法相信杨修,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喔呀喔呀呀喔呀!”大舌头扯着杨修衣袖,焦急道。


“不,我不能走,”杨修嘴上说着,可心里却是恐惧不已,“我走了,你怎——”


大舌头狠狠推了杨修一把。


后者趔趄着走了几步,接着防线崩塌,恐惧倾斜而出,支配他向前跑去。


十步,二十步……直至理智恢复,杨修才终于停下脚步,颤抖着向后望去。


夜色下,自己的房子正剧烈燃烧着,散发出耀眼光芒。


而在房子一旁,他隐约能看见,大舌头被人按倒在地,拳打脚踢。


恍惚中,他似乎看到奄奄一息的大舌头伸出手来,将拇指食指交叠而放:“喔呀!”



十四



“报!所有敌人均放弃抵抗,我方并无伤亡。”


“哦?”吕范挑了挑眉,“这帮土著还蛮聪明的嘛。”


“传我令下去,挖地三尺寻找宝藏,若有阻挠,格杀勿论!”


说罢,吕范翻身下马,走到一堆土著面前。


“喂,宝藏呢?”


土著们匍匐着,颤抖道:“哦呀!”


“老子他妈问你宝藏呢!”吕范拔出了军刀。


“将军,”手下连忙拦住快要发飙的吕范,“语言不通。”


“哦对,”吕范有些尴尬,“差点忘了,你来说。”


手下点了点头,思索良久后道:“哦哦哦呀呀呀呀哦呀。”


“哦哦呀呀?”


“哦呀!”


“哦呀哦呀!”土著们兴奋地站起身来,随即从远处捧来一坨又一坨牛粪,递到吕范面前。


吕范再也忍不住了。



十五



眨眼间,血流成河。


死了的和快死的土著层层叠叠倒在地上,堆成了小山。


吕范杀红了眼,他挥舞着那把明晃军刀,毫不留情地向每一个靠近他的土著斩去。


士兵们也不肯放过这作乐机会,有的抓来女人压在身下,有的骑着马,于人群中肆意践踏。


一个骑兵一刀砍掉妇人脑袋,抢过了被其护在怀中的女孩。


“小姑娘,”士兵一边笑着,一边扒掉女孩衣服,“还是在马上,嘿嘿,新鲜——”


扑哧!


一把长矛洞穿骑兵胸膛,鲜血喷涌而出。


“敌袭!”


吕范连忙转头看去,只见山坡上,密密麻麻的黑点宛如浪潮一般,铺天盖地而来。


“哦呀!哦呀呀!杀!”


是杨修的声音。



十六



吕范从未见过这样的军队。


训练有素不说,就连他们的坐骑,也是生有白色长牙,足足五人高的可怖巨兽。


战局很快变成一边倒的屠杀,先前还不可一世的朝廷士兵此时只能哀嚎着逃窜,任人宰割。


吕范看着士兵接二连三倒下,明白自己败局已定。


“撤退!”


吕范刚欲上马,一只手却将其按住:“吕将军,别来无恙?”


“是你!”吕范怎么也没想到,竟又是这该死的杨修坏他好事!


嗡——手中军刀因暴怒而轰鸣起来。


“我他妈杀了你!”吕范冲动拔刀,却未想恰中杨修下怀,两名带有战纹的土著战士瞄准空挡,三两招便将其制服。


“你不是一直想要宝藏么?”杨修冷冷道,“今天,我就送给你。”


话音刚落,两名土著架起吕范,一把将其丢进牛粪坑里。


“你记住吕范,我杀你不单单是因为你罪有应得,”杨修看着挣扎于粪坑中的吕范,拾起一根长矛,“而是因为你害死了我的朋友——我唯一的朋友!”


长矛刺入头颅,后者抽搐了下便再无动静。



十七



蛮夷们开了庆功宴。


杨修被尊为英雄,站在一堆牛粪上侃侃而谈。


火光摇曳,映出土著们的崇拜之情。


杨修也高兴,一激动便把自己知道的全讲了出来,比如怎么穿越凶险森林,找到了兵力强盛的土著战士们。


“是你们救了我们的性命,我会如约给你们牛粪!”杨修举起酒杯,“哦呀!哦呀呀哦!”


“哦呀!”战士们也举杯。


一杯饮尽,杨修又继续讲道,说自己怎么也没想到他们还有这么牛逼的兄弟国,说自己作为一个唯一识字的人,是如何抗住压力,破解那本破书的。


“我给你们说,那本书最难的就是鞠躬和拇指食指交叠的动作,”杨修彻底喝高了,“我愣是没想到鞠躬是请,拇指食指是保护,要不是——”


杨修突然哽咽了。


“要不是……”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要……”


杨修再说不出话,他蹲了下来,掩面痛哭。



十八



十年后,杨修终于完成任务,开化了这帮蛮夷。


如今,土著们不仅懂得听说读写,还明白琴棋书画,综合素质甚至比皇城居民还高。


当然,最令杨修欣慰的是,他们终于不吃牛粪了。


皇上大喜,决定将杨修调回皇城,予以重赏,可如上次铲除奸臣时一样,杨修拒绝了。


理由是,他在等一个人。


没人知道他在等谁,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大红大紫的杨修成为了不少人的眼中钉。


这不,一把刀不正架在杨修颈上么。


“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活着闯进来的。”


“过奖。”


“为什么要杀我?”杨修似是有些发抖,“我从不争权夺势,杀了我对你没有好处。”


“我不需要好处,我是来复仇的,”刺客笑着道,“怎么,怕了么?”


“怕?那倒不至于,”杨修抬头看向窗外,“我只是觉得,剧情不该这样。”


“剧情?你在说——”刺客愣住了,他低头看去,发现有东西贯穿了他的胸口。


刺客颓然倒地。


杨修缓缓转身:“喂,让我等你这么久,真不够意思——”


啪!一摊牛粪砸在了杨修脸上。


“喔呀!”大舌头伸出手,拇指食指交叠而放,“喔呀!”


颤抖着,杨修也伸出手来,拇指食指交叠而放:


“哦呀!”






图片作者:古庙ic

图片来源:http://weibo.com/2057089572/D0nbkuccM?type=comment#_rnd1493016396451



二维码收款
阅读:69459    点赞:128

本文收集自公众号:ndgs233,欢迎关注它;版权归该号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猜你喜欢

父亲节,聊聊作为父亲的曹操

父亲节,聊聊作为父亲的曹操

祝天下所有含辛茹苦教育孩子,为孩子遮风挡雨,提供人生指导和人生帮助的伟大的父亲们节日快乐!

平讲平说 发布时间:2017-06-18 阅读:56627 点赞:131
别光看吴秀波撩刘涛了,他们飙戏才过瘾

别光看吴秀波撩刘涛了,他们飙戏才过瘾

桃红梨白:媒体人、专栏作家葛怡然的原创类自媒体。公众号:geyiran666。文丨 安可 图丨来源于

桃红梨白 发布时间:2017-07-05 阅读:42297 点赞:118
平讲平说:三国人物里谁是活得最长寿的?

平讲平说:三国人物里谁是活得最长寿的?

三国人物里边,刘备活了63岁,曹操活了66岁,孔明活了54岁,司马懿活了73岁,那么还有活得更长的吗?

平讲平说 发布时间:2017-10-06 阅读:13061 点赞:30
硚口土著最爱的四家老店,好吃到拒绝采访!

硚口土著最爱的四家老店,好吃到拒绝采访!

硚口过早界真正的四大天王

得意生活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16291 点赞:38
“大兴火灾”两周后,我采访了8位北京土著 | 邦上墙

“大兴火灾”两周后,我采访了8位北京土著 | 邦上墙

听听另一个群体的声音

创业邦杂志 发布时间:2017-12-05 阅读:7212 点赞:36

精选留言

现在还没有留言

脑洞故事板的最新文章

脑洞故事板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