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羿与嫦娥 | 女人到底要什么

原创  2017-03-27  作者  脑洞故事板

图/ENOFNO






一千三百九十二年后,嫦娥仍伫在广寒宫门口,看着那人伐树。


青年在嫦娥柔和的目光注视下不得不卖力挥动石斧,可是二人之间的关系就好像那树一样,永远岿然不动,不可逾越一步。


吴刚以为嫦娥在看他,其实她只是在看那棵树。


已经一千三百九十二年过去了,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嫦娥仍是那个嫦娥,地上的人却已更迭百代。她抱着玉兔独坐在清冷的石阶上,第一次感到漫漫无垠的岁月有多空虚。

 

 





世人都道嫦娥冷艳薄情,事实阙如,并且,她还是个懂得自己要什么的女人。


当初后羿之所以能从她众多追求者中脱颖而出,也不是什么异事。他本山野莽夫,穿皮革,裹兽绒,一身暴发户打扮,最重要的是,他面对着嫦娥,揩了揩鼻涕,凑近她耳边轻声说:


“我,能,让,你,上,天。”


嫦娥双颊一红,嘴上冷淡着,身体却很诚实,不日便与后羿举办了婚宴。


婚后的后羿果然不负所托,凭着一身好射术,成为了中单最强ADC,被百姓推选为“我最喜爱的中路英雄”,输出颇高。


那时的天空中无端出现了十个太阳,烈日灼烤,黎民叫苦不堪,帝尧听闻此事,赐后羿神弓一副,命其射日。


后羿连射九日,曜日坠下化作九只金乌——原是已飞升成仙的帝喾之九子。后羿大惊,因得此事,第一次与嫦娥发生了争执。


后羿认为三足金乌是神鸟,血统高贵,应该寻找良辰吉日,用精确火候烹饪,煲一锅好汤。嫦娥却觉得,金乌肉质鲜嫩,不应浪费,应当大火碳烤至皮酥里嫩,再辅以作料,必鲜美可口。后羿与嫦娥争执不下,于是二人决定将最后一个太阳也射下来,五五分账,五只碳烤,五只煲汤。

 

 





正当后羿箭在弦上,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金光忽从他头顶射下,将他攫上云端。  


“官二代?”


帝喾冷声问道。后羿摇摇头。


“富二代?”


后羿再次摇摇头。


“那我十个儿子在天道中环飙车,关你什么事?”


后羿连忙甩锅:“我奉人界帝王尧之命前来射日!”说完连他自己都想咬舌自尽,毕竟帝尧也是帝喾之子,冤冤相报,最后受伤的还是他。


帝喾却摇摇头:“你错不在此。”


说罢,他竟背过身去。


“你走吧,今日我不杀你,但今后你莫要再在人界出现,以免招杀身之灾。”


后羿刚想问缘由,蓦地背脊一凉。


他想起那日尧赐他神弓时眼底的深意,想起尧初见到嫦娥时那几乎沉沦的眼神。后羿恍然,原来这一切都是尧的圈套。


功高盖主,美人在握,任何一样都足以置他于死地。他错就错在太享齐人之福,连人界德隆望尊的帝王,也妒他。


好一个借刀杀人,好一个顺理成章。


待他回过神来拜谢帝喾指点的时候,喾却已在云深处,不见踪影。


“走吧。下次碳烤金乌,记得多放点孜然。”

 

 





西王母不愧为六界第一高龄剩女。


此刻后羿跪在她面前,感觉四下都散发着幽怨的气息。


得到帝喾提醒后,他日夜兼程前去昆仑山求升仙药,在帝尧将他赶尽杀绝之前,他想带着嫦娥远走高飞,再不卷入人世争端。


“天道轮回,生死相对,有生必有死。我不能破坏规律。”


西王母坐在瑶池边上,拨弄着水花。


“仙药只有一颗,我可以赠与你。只是待你飞升成仙之日,便是嫦娥堕入轮回之时。如此,你可还愿意?”


后羿迟疑了半晌,点了点头。


“呵,凡人终究是凡人。”


西王母站起身来,拂袖便欲离去。


“不。”后羿也站起身来,“我说过让她上天,就会让她上天,哪怕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西王母转身斜觑着他。


“就算天人永隔也在所不惜?”


“在所不惜。”


“就算殒身堕入轮回也在所不惜?”


“在所不惜。”


“就算灰飞烟灭,形销魂湮,永生永世不得与她相见也在所不惜?”


“在所不惜!”


西王母叹了一口气,摆摆手,仙药已落在后羿手心。


后羿低头道过谢,转身遥望着脚下云雾缭绕的凡界,攥紧了手中的丹药。

自古红颜多祸水,可他从来不后悔。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这玩意吃了真能美白抗皱?”


嫦娥端倪着手中的药丸,怀疑后羿是不是又被哪个微商洗脑了。


后羿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希望能在最后把这副描摹无数次的容颜刻进心里,永生永世,在漫漫无垠的灰暗中,就算无尽轮回,也不至寂寞。


嫦娥见他不说话,刚想将药丢进嘴里,后羿却大喝一声:“不要!”


做这个决定并不容易,他实在没有勇气亲眼看着嫦娥在他面前飞走。


“这药要睡前吃,晚上新陈代谢好。”


嫦娥白了他一眼,将药放进了抽屉。


她不知道后羿最后是抱着多大的决心走出房间的,或许这一面,已是他夫妻二人的诀别。


而后羿同样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后,一直躲在屏风内的尧终于按捺不住笑出了声。


“这小子对你倒也痴情,可惜所遇非人,枉负他一片苦心。”


“不要说了。”嫦娥气恼地打翻了桌上的东西。


“怎么,难道当初设计要陷害后羿的不是你?”


嫦娥闭上眼,努力控制着氲在眼眶中的泪。


“我改变主意了,你不要杀他,好不好?”

 

 





嫦娥,或许应该叫她常娥。与帝喾的妃子常羲,常仪一样,都是常氏部族的圣女。


多少年来,有关飞仙的传说一直在部族里流传。可惜莫不是辅佐帝王成仙,最后留得百世芳名的结果,于己却毫无裨益。


嫦娥不愿这样,她是个懂得自己要什么的女人。所以她放弃了人间威望最高的帝王尧,嫁与后羿这山野莽夫,无数个日夜里,她都在酝酿着这场蜕变——成为神!多么诱人的字眼,她将成为常氏部族里第一个飞升的圣女,在无边无境的岁月里颐指山河,俯瞰皓月星辰。


可是此刻,她竟然犹豫了。


仙药在她手中静静地躺着,这一颗药,仿佛将两个人的命运带向不同的归途。


“怎么还不吃?不要告诉我,你是爱上后羿那个莽夫了。”尧冷哼一声,当初嫦娥虽嫁给后羿,可是私下里却一直与他通好,她深知身为黄帝后代的尧,死后必是也要飞升成仙的,那时她在天界也不乏靠山了。


嫦娥这个女人,是太聪明,也太薄情,为了成全自己,她可以将任何人当做踏脚石。


“谁说我会爱上那个猎户?”嫦娥瞪了他一眼,抬手就将药送进嘴里。


不多时,她便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快要冲出来了,身体越来越轻,直到不受自己控制地脱离地面。


飞出窗外时,她看见尧那张写满漠然的脸,和一直在门外窥听的后羿。那副颤抖的身躯里,仿佛翻涌着惊涛骇浪般的悲伤。

 

 





后来再也没有人见过后羿。有人说他射日有功,被天帝喾召上天界封官鬻爵了,也有人说他因思念嫦娥积郁成疾,在其飞升后便不久于人世。


其实他只是离开了那个小镇,在遥远的西方戈壁上开了间酒肆。


初六日,惊蛰。


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一个人来找后羿喝酒,他的名字叫天蓬。


天蓬说:“不久前,我遇上一个人,送给我一坛酒,她说那叫`醉生梦死',喝了之后,不管以前干过什么也会全忘了。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她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你说这有多开心?”


后羿留下了那坛酒,却再没见过那个人。


后羿心里清楚,其实“灰飞烟灭”只不过是西王母跟他开的一个玩笑,目的是考验他是否心诚。


他知道嫦娥是一个野心很大的女人。他对她,除了爱,一无所有。


可她不爱他的一无所有。


那天晚上他忽然之间很想喝酒,结果他喝了那半坛子“醉生梦死”,好像平常一样,他抬头望向夜空。


当初帝尧命他前去射日,赐他神箭十支,如今箭还剩下最后一支。


他缓缓擦拭了一遍那副已经蒙尘的弓箭,然后将箭上弓,举起来,又放下,如此踌躇许久,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将箭头直对着那清冷的月影,拉弦,松手,箭便呼啸着射向苍穹。


待它冲破天际后,月仍高高挂在天空。


兴许是年头太久,箭已不复神力,但自那天起,了无生气的广寒宫外无端长出一棵巨大的桂树。没人知道那棵树究竟根有多深,只知道后来那个叫吴刚的年轻人,伐了多少年也撼不动。


 





后羿终于喝醉了。


原来一壶酒真能让人忘却过去。过了没多久,他开始做梦。


梦里千年已过,他转世为一个无邪少年,野居山林间,幕天席地,好不快活。


梦里他见到一个恍若天仙的女人,大概似曾相识,又或许早已在轮回中忘记了。只是当他澄澈的双眼望向她的时候,那副容颜仿佛已经在他脑海中描摹了千遍。


他突然想给她点儿什么。想来想去,恐怕只有摘星揽月才能配得上眼前人。


他小心翼翼地问她:


“小姐姐,上天吗?”


女人俯下身来,将一根桂枝递到他手中,然后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这一次,不会了。”


 





图片作者:ENOFNO

图片来源:http://www.poocg.com/works/view/942442



二维码收款
阅读:4255    点赞:38

本文收集自公众号:ndgs233,欢迎关注它;版权归该号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猜你喜欢

精选留言

现在还没有留言

脑洞故事板的最新文章

脑洞故事板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