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药神”和“西虹市”,阿里影业并非就能逆风翻盘

原创  2018-08-01  作者  寻找中国创客

作为《西虹市首富》、《我不是药神》的联合出品方,阿里影业可以说是“大丰收”了。事实上,今年以来,阿里影业就表现出了“逆风翻盘”的趋势。

本文共计3155字,阅读时间5分钟。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原创

记者 / 万珮 薛星星

编辑 / 苏琦


在激烈的暑期档中,阿里影业或成为最大赢家。


《西虹市首富》上映5天已经累计超10亿票房,《我不是药神》票房总收入超30亿,而这两部创造票房神话的电影背后都有阿里影业的身影。


2014年阿里影业成立,四年三换CEO,几经战略调整终于步入了正轨。2017年阿里影业财报称,2017年收入达到23.661亿元,较上一年度增长162%。有分析认为,虽然在报告期内,阿里影业依旧亏损,但是除了需要“高额补贴”的互联网宣传发行业务以外,其他业务已经扭亏为盈,这可看作其“业绩向好”的迹象,阿里影业也将进一步巩固这部分业务板块。


另据公开资料,2017年淘票票参与发行的影片达22部,总票房超过150亿元。今年以来,阿里影业及其旗下在线票务平台更是成了爆款收割机,《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等都是出自他们之手,热度从春节档一直传递到暑期档。


业绩回暖背后,阿里影业做对了什么?凭借《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它又能否实现逆风翻盘?


《西虹市首富》4天票房超10亿

阿里影业业绩向好


据猫眼数据显示,《西虹市首富》仅上映4天后票房就超过10亿,成为继《我不是药神》后,暑期档的又一部“票房收割机”。截至今日下午4时,《西虹市首富》当日票房为8886万,票房占比为74%。


作为《西虹市首富》、《我不是药神》的联合出品方,阿里影业可以说是“大丰收”了。事实上,今年以来,阿里影业就表现出了“逆风翻盘”的趋势。


据报道,今年春节档,淘票票拿下了近50%的出票份额,更是成为《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等高票房电影的联合发行方。



截至今年7月,淘票票联合发行的电影总票房已达110亿,约占今年上半年电影总票房的三分之一。在今年暑期档的100亿票房里,阿里影业出品,淘票票联合发行的电影再次贡献了近一半的票房。


2014年,马云作价62亿港币将港股上市公司文化中国纳入麾下,并更名为“阿里影业”,然而很长一段时间内,它都一度处于低谷状态。


首先是一直没能走出“高投入却票房口碑双输”的困境,阿里影业首部主控的电影《摆渡人》口碑、票房皆不及预期。之后,高投入的电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也没能在市场上赢得多大反响。2016年,阿里影业曾宣布17部电影和2部电视剧的制作计划,这里面绝大多数目前还停留在计划拍摄阶段。



其次,从财务业绩上看,阿里影业也几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4年,阿里影业总营收仅1.27亿元,同比下降63.6%,净亏损为4.15亿元。


尽管阿里影业在2015年经过资源整合和产业链上下游布局,协同效应初显,业绩出现了短暂“回春”,收入2.64亿,同比增长108.3%,净利润4.66亿元。但"好景不长",之后由于在线票务平台的补贴大战,阿里影业又于2016年陷入亏损的泥沼。根据当年财报显示,其全年营收为9.05亿元,同比增长243%,净亏损9.59亿。去年总营收为23.67亿元,同比增长162%,净亏损9.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阿里影业除“互联网宣传发行业务”外,其他两块业务均实现了盈利。其中,内容制作业务整体收入达3.413亿元,综合开发业务实现收入5447万元,盈利3074万元。有分析认为,尽管在报告期内阿里影业依旧亏损,但是内容制作、综合开发业务扭亏为盈,可看作其“业绩向好”的迹象。


四年三换CEO

多次转型后回归内容


阿里影业成立的四年里,连换了三任CEO,发展方向也历经多次转型,最终形成目前以影视行业“新基础设施+内容”的双轮驱动模式。


阿里影业的前身可以追溯到香港上市公司文化中国。早年间,文化中国曾投资了包括《卧虎藏龙》《鬼子来了》等不少优质影片,2009年在香港借壳上市后,其股价一度低迷。在阿里影业收购前夕,文化中国甚至被称为“仙股”,股价在1港元左右徘徊。


2014年6月,阿里巴巴以62.44亿港元收购文化中国近60%的股份,同年8月,将其更名为阿里影业,并找来原中影股份副总经理张强担任CEO,之后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娱乐宝、淘票票等相关文娱资产一并被装入其中。


张强


此前阿里巴巴在电影产业方面布局不多,张强入主的前两年,主要带领阿里影业完善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有人将其称为“投资公司”,或者说是“门外的野蛮人”。


在产业上游,它入股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及斯皮尔伯格创立的新公司Amblin Partners等;在下游的影院资源上,以10亿元认购大地院线可转换债券,以1亿元拿下杭州星际80%的股份;在底层技术支持上,收购售票管理软件公司粤科软件,为淘票票提供技术支持。


而阿里影业在电影业务层面却推进缓慢,两年时间里,仅主控完成《摆渡人》一部电影。电影有梁朝伟和金城武两大男神加持,王家卫监制,但最终因为口碑不佳,仅获4.83亿票房。而此前,该片导演张嘉佳曾表示,票房要过10亿才不会亏损。



2016年12月,阿里影业发布公告,宣布阿里影业董事长俞永福兼任CEO一职。电影内容上的失利,让俞永福放弃了在内容上的投入,从而将重点转至互联网,提出电影产业基础设施建设,包括用户触达、商业化和内容产业化等思路。


俞永福


俞永福认为,电影行业是“三高”分布:资金、人才高密集,同时高风险。阿里虽然资源庞大,但仍不能快速获得电影头部创作的能量。公司深层的电商基因,决定其更适合在电影产业链的上下游发力。


在一次论坛上,他公开表示,所有以做内容为终究目标的公司都会是阿里影业的客户,阿里“绝不参与内容公司的竞争”。


2017年10月,“支付宝的拓荒者”樊路远接替俞永福成为阿里影业的第三任CEO。经过前面两任CEO的铺垫,阿里影业彼时已经完成了从内容制作、宣发、后续IP开发等电影全产业链的布局。甫一上任,樊路远便提出了要重新拾起电影内容的口号,“阿里影业终究是一家要做电影的互联网公司。”


樊路远


在俞永福提出的影视行业”新基础设施”的规划下,樊路远又加入了内容产出的因子,在今年6月举行上海电影节论坛上,樊路远公开表示,阿里影业要“大力投入优质内容”,对其的资金投入“不设上限”。


逆风翻盘的同时危机四伏


阿里影业之所以能够实现逆风翻盘,主要被认为有以下几大优势。


首先是在战略上对内容的回归。“双轮驱动”的逻辑在于,在经过票补大战后,低价已经不能够吸引用户,好的内容会成为流量的新入口。淘票票总裁李捷解释,当基础设施短期目标初显成效时,头部内容将是用户的重要入口,优酷拿下世界杯版权的例子正好可以说明这一点。开幕当日,优酷世界杯直播观看人数超1200万,优酷移动端新用户增长日环比近160%,整体日活用户环比增幅达20%。


其次是全产业链的协同效应,阿里影业在制作、宣传、票务、放映端都有所布局。今年4月,淘票票宣布启用为电影片方和宣发公司服务的电影宣发平台“灯塔”,《我不是药神》则是首位使用者。据媒体报道,“灯塔”在试映服务、电影宣发制定策略上,对《我不是药神》都有所帮助。



作为阿里大文娱的一部分,优酷、阿里文学、阿里游戏都会与之产生联动,而依托于天猫、淘宝的现有流量,IP衍生品变现也会变得更加容易。2017年财报显示,阿里影业的IP衍生产品项目取得不错成绩,其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衍生品在阿里电商平台的总交易额超过人民币3亿元。此外,阿里影业自有IP衍生产品业务与阿里巴巴旗下阿里鱼合并,最近,阿里鱼取得了《旅行青蛙》的衍生产品权。有分析称,资源集中将更有助于其衍生品业务的发展。


但是其风险也依然存在。猫眼微影合并之后,在线票务平台还会在双强(淘票票和猫眼)拉锯战中厮杀,根据比达咨询公布的《2017年第3季度中国电影票市场行业研究报告》,第3季度电影票务平台出票额市场份额方面,猫眼微影以37.8%占据第一;淘票票位居第二,市场份额为30.4%。


这样的状态下,离实现盈利还有一段距离,阿里影业2017年财报显示的结果也印证了这一点:其互联网宣传发行业务收入26.59亿元,亏损8.82亿元。


老对手腾讯的存在也会“威胁”到阿里影业的发展。腾讯通过收购盛大,成立阅文,拥有国内近80%网络文学IP,此外腾讯还手握大量的游戏IP。可以说,在IP版权上,阿里影业并没有优势可言。

寻找中国创客小程序上线啦!

轻戳,轻松读懂创投圈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二维码收款
阅读:881    点赞:5

本文收集自公众号:xjbmaker,欢迎关注它;版权归该号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精选留言

现在还没有留言

寻找中国创客的最新文章

寻找中国创客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