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首富的争议与传奇

原创  2018-07-07  作者  冯仑风马牛

 封面题图 | 雷纳托·阿克梅托夫


 文|风马牛 (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

 

「你若经常尝到人类那种寡情薄义的滋味,那么对于兽类那种自我牺牲的无私之爱,准会感到铭心刻骨。」

 

世界杯激战正酣,当然依旧没有中国队的身影。白岩松说,中国球员之所以很少走出去踢球,是因为中超太有钱了。的确,足球是个「烧钱」的运动。今天,我们就跟大家聊一个与足球有关的商人。


在我们的印象中,动荡不安的乌克兰一直以美女众多而闻名,虽然经济状况不佳,但富豪也不少。根据 2018 年福布斯最新数据显示,目前乌克兰首富是雷纳托·阿克梅托夫。他名下的企业涉及金融、钢铁、煤炭等多个产业,员工总数超过三十万人。同时,热爱足球的阿克梅托夫也是乌克兰最有统治力的足球俱乐部「顿涅斯克矿工」的老板。

▲《美国黑帮》| 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1966 年 9 月 21 日,阿克梅托夫出生于乌克兰顿涅茨克州的一个矿工家庭,是鞑靼人的后裔。他的父亲是一名矿工,母亲是一名店员,上头还有一个哥哥,从小过着贫瘠的生活。一家四口挤在十几平的小房子里,大便时得跑到矿上去解决。

 

也正是这种拮据的生活,使得阿克梅托夫激发出向上生长的力量,凭借出色的成绩考入了顿涅茨克国立大学,并取得了经济学学士学位。

 

阿克梅托夫的发迹充满了争议与传奇色彩。 1991 年苏联解体后,这个默默无闻的毛头小子通过倒卖煤矿在顿涅茨克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虽然充满风险,但他认为物有所值。

 

对此,有人提出质疑,认为阿克梅托夫发迹与黑社会有关。在《顿涅茨克黑社会》一书中,乌克兰作家谢伊·库津指出:上世纪 80 年代,阿克梅托夫曾担任黑社会老大亚历山大·布拉金的助手,并逐渐成为布拉金手下鞑靼帮派的「带头大哥」,专门「用黑社会手段来对付行业协会」。

 

阿克梅托夫真正踏入乌克兰的上层社会是在 1995 年,那年他的教父、矿工队的主席布拉金在一场比赛中遭遇炸弹袭击身亡,同时被炸死的还有他的 6 名保镖,案件至今没有侦破。

 

作为布拉金死后最大的受益者,阿克梅托夫接替布拉金出任顿涅茨克矿工队主席,还接手了布拉金留下的庞大金融帝国。 1999 年,乌克兰内政部出过一份题为《乌克兰最危险的有组织犯罪集团》的报告,阿克梅托夫的名字赫然在列。

 

▲ 阿克梅托夫 | 大力发展足球


也正是从那时起,这位两个男孩的父亲便开始将顿涅茨克矿工一点点地变为乌克兰的一支劲旅。

 

2004 年 5 月,由于上任以来只拿到了一个联赛冠军,阿克梅托夫希望为球队寻找一位能带领球队走向巅峰的主教练。

 

前贝西克塔斯主帅卢塞斯库就这样走进了顿涅茨克矿工的视野,而他对队伍的构想中,充满了他生涯中最大的执念——巴西足球。

 

为了让卢塞斯库应下这份工作,阿克梅托夫给了这位罗马尼亚教练足够的钱、时间以及自由度,只为让矿工队成为乌克兰足坛的霸主。

 

▲ 击败德甲劲旅


2009 年,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欧洲联盟杯决赛由顿涅茨克矿工对阵云达不莱梅,不莱梅阵中有炙手可热的厄齐尔以及秘鲁射手皮萨罗,双方的实力差距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可谓难分伯仲。

 

矿工队首发了五名巴西球员,比赛也因路易斯-阿德里亚诺和不莱梅的巴西中卫纳尔多的进球而战成 1:1 。

 

加时赛中,右侧的快攻,球队的元勋耆宿斯尔纳直接传给了雅德松,后者在第 97 分钟绝杀,最终以 2:1 战胜德甲劲旅云达不莱梅成功登顶。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他们是第二个获得欧洲冠军的乌克兰球队。顿涅茨克矿工开始了他们的庆祝,冲入场内的人群中有一个身影,那是球队老板阿克梅托夫。

 

阿克梅托夫是一个有远见的人,而且他野心勃勃,对顿涅茨克矿工的将来投入了大笔资金。俱乐部开设了新的青训学院,配备了现代化的设施。但是真正的大手笔是球队的新主场,顿巴斯体育场,花费了 4 亿美元建成。

 

在阿克梅托夫的支持下,他们打破了基辅迪纳摩的垄断,夺下了 23 个冠军( 9 次联赛冠军, 13 次杯赛冠军, 1 次欧洲联盟杯冠军)。

 

▲《东方华尔街》| 事业也开始走上巅峰


2000 年,阿克梅托夫成立了「系统资本管理公司」,涉及矿产、金融、房地产、电信等诸多行业。不久之后,阿克梅托夫结识了以前在手机厂做技工的亚努科维奇。尽管曾因抢劫和故意伤害而获罪入狱,但此时的亚努科维奇已是顿涅斯克州的州长,两人之间的关系因商业往来而紧密,最终成为了朋友。当亚努科维奇在 2002 年出任乌克兰总理后,阿克梅托夫的事业也开始走上巅峰。

 

亚努科维奇对阿克梅托夫非常信任,阿克梅托夫过生日时,亚努科维奇会亲自送油画祝寿;总统专机在保养期间,亚努科维奇会乘坐阿克梅托夫的私人飞机出行。

 

2004 年,阿克梅托夫和时任乌克兰总统库奇马的女婿维克多·平楚克花 8 亿美元从政府手中买下了一家钢铁厂。一年后尤先科政府上台不久,就宣布这项收购无效,并没收了阿克梅托夫旗下的钢铁集团,指控他参与经济犯罪。不得已,阿克梅托夫逃往摩纳哥,过上了流亡的生活。最终,由于「没有确凿证据」,调查不了了之, 2006 年,阿克梅托夫又回到了乌克兰。

 

从此之后,阿克梅托夫像变了一个人,在扩充业务版图的同时热衷慈善。 2007 年 10 月,他为一起天然气爆炸案的受害家庭捐款 90 万美元; 2011 年,他又捐出 100 万美元用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 4 号反应堆的防泄漏项目;同一年,他还以顿涅茨克矿工足球队的名义向日本东京大地震的受灾家庭捐款 100 万美元……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善举,阿克梅托夫的公司已连续多年被乌克兰媒体评为「最具社会责任的企业」。

 

在生活方式上,阿克梅托夫并不是一个低调的人。有报道称, 2011 年,他花了 2.13 亿美元在英国伦敦最贵的公寓项目「海德公园 1 号」买下了 3 层阁楼,改装和装修又用了 1.2 亿美元。一度让人琢磨不透。

 

▲《我不是药神》| 我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


自从 2013 年底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阿克梅托夫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国内各派势力的注意。在反对亚努科维奇的抗议活动刚开始时,阿克梅托夫保持着中立态度但显然有人希望他亮明观点在「海德公园 1 号」的豪宅门口聚集了几百位示威者,高喊着「管好你的狗」的口号,敦促阿克梅托夫断绝与亚努科维奇的联系。

 

2015 年,乌克兰内战加剧,阿克梅托夫的财富缩水 58 亿美元。由于货币继续大幅贬值,他的能源控股公司及其以美元计价的债务变得难以为继。但损失最大的,是阿克梅托夫在被战火蹂躏的东部地区拥有的资产,在交战最为激烈的顿涅茨克地区运输收入甚至减少 52% 。壮观至极的顿巴斯体育场曾是 2012 年欧洲冠军杯的赛场,但因为炮击的洗礼而布满坑洞,未来一片渺茫。


过去二十多年,乌克兰经历了大多数国家不曾历经的动荡与变迁。在大时代的洪流中,个人命运往往微不足道,但阿克梅托夫却成为了极其少数的「幸运儿」,于不安中积累了大量财富。


然而,在如今这样混乱而失序的状态下,幸运的「首富」又能比普通人幸运多少?阿克梅托夫成立了基金会,向那些因为内战而流离失所的人提供生活用品和服务。「如果问我是否愿意用变成废墟的顿巴斯体育场和我所有的财富来交换乌克兰的和平,我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


如果你刚刚攒够首付想要买房

或是家庭房产需要升级

或者手有余钱投资房产

怎样保证自己的房产保值升值

中国房产律师第一人,36课教你买房避坑

点击下图,了解更多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大军    编审陈润江   顾问|王淑琪


点击阅读原文,让你的房产更安全更值钱

二维码收款
阅读:20192    点赞:104

本文收集自公众号:fengluntalk,欢迎关注它;版权归该号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精选留言

现在还没有留言

冯仑风马牛的最新文章

冯仑风马牛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