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丨女巫猎人(十八)

原创  2018-06-15  作者  脑洞故事板


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十五)


前情提要五国会议结束,各方矛盾得以暂时解决,幕后黑手内贝南托阴谋败露,被当众揭穿,审问之中爆出消息, 内贝南托其实是国王的私生子,全场震惊,然而就在他即将说出整个阴谋最重要的幕后人物G.H时,一支利箭贯穿了他的喉咙,至死也未能说出来。


第十八章


加雷特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国会议散会三天之后的事情了。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宽大豪华的床上,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床,于是尽情的在床上翻滚,直到走进门的拉.蒙塔利克伯爵脸上的微笑被惊讶代替为止。

 

“我很高兴您喜欢这张床……” 伯爵微笑着说道。

 

伯爵花了一小段时间把加雷特昏迷之后的事情告诉给了他。当加雷特问起会议的结果时,伯爵是这样告诉他的:

 

“利贝尔承认了出兵北上攻打过诺斯王国,他们表示对这件事负责和赔款;费多南德认为教会的力量在威尔格兰不够强大,他们认为威尔格兰应当允许沉默十字军和女巫猎人们进入威尔格兰,歼灭在其国土上的异端,威尔格兰代笔团被迫同意了这个条款;威尔格兰和利贝尔的矛盾也暂时解决了,威尔格兰必须支付足够的钱币来购回伯恩马斯和卡丁堡,同时,两位国王都在评判团的督促下向朱纳起誓,在他们在位时,不得无故对彼国发动战争;韦瓦第人算是整个会议最沉默的一方,他们只要求继续与各方进行经济贸易往来。 ”

 

许久,伯爵走到窗边,他一把拉开窗子,让金色的阳光洒进来,驱除浑浊的阴影。“要我说,纵观整个文明史,人类最愚蠢的发明莫过于国界和阶级。”

 

“那出于动物的本性,本性如此,天然的领地意识。” 加雷特评价道。“看起来一切都恢复原样了。”

 

伯爵扬了扬眉毛,说道:“除了我的房子,修起来一定很贵。”

 

对此加雷特不知道应该回答什么,他只好耸了耸万能的肩膀表示抱歉。

 

“在您昏迷的时候,您的帝国朋友来看过您,并给您留下了一枚戒指,据说上面带着一种可以隐藏盔甲声响的魔法;另外塞巴斯蒂安子爵和他的书记员来看过您,并托我转告您,在您清醒之后务必要去他在池茵地的家中做客,那名学士还声称会将您的事迹写成一本书。看来您交到了一些真正的朋友。” 伯爵说道。

 

“您也是一位真正的朋友,大人。” 接过戒指的加雷特露出激动之色。

 

“另外,我的人在收拾的时候找到了您的银刀,它已经被我与您的衣装放置在一起。另外,我们也找到了您丢掉的头盔,我很抱歉,我想它已经无法再使用了,它看起来好像是被十匹牛踏过了一样。”蒙塔利克伯爵说着拍了拍手,一个侍从推着一个玻璃展柜走了进来,他看到自己的那顶桶盔正摆在展柜里的红布上,头盔已经瘪了,上面还穿了四个孔,那应该是在他魔化长出角后刺穿的。

 

“它已经无法使用了,所以请允许我将它收入我的收藏库,并与我收集的其他英雄所使用过的装备放在一起,请不要觉得遗憾,因为弗勒利亚陛下还在这里做客,他嘱咐我让您醒来之后就去见他,他好给您打造新装备的赏钱。”

 

加雷特微微颔首,他看了下周围,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于是问道:“拉.卡瓦尔蒂埃小姐呢?”

 

“小姐前天就已经离开了。”

 

加雷特听到后微微低下头,他此刻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真的是寒冰碎片,她一定趁我不注意对我施了咒,要不然我怎么会如此迷恋她。她是一位巫士长,同时还是一位大公的妹妹,一位身份高贵的郡主,她那么优雅,那么高高在上,而我呢,只是个吃了上顿愁下顿的流浪汉!” 老兵自卑的想道。

 

“真是寒冷的碎片!”

 

加雷特小声说道。

 

“没有寒冰碎片,那只是诺斯人的传说。”伯爵微微一笑,拿出一封信和一条鲜红的丝巾,丝巾还散发着野蔷薇的香味。

 

加雷特吃了一惊,他刚才还因为失落而苍白的脸此刻泛出了潮红,他大叫道:“噢!圣灵啊!那是什么?”

 

“一件礼物。” 伯爵双手将两样事物递给加雷特,并说道:“实际上,在您昏迷的这段时间,她一直在照料您的伤势。”

 

“感谢圣灵,啊!感谢圣灵!” 加雷特用他因激动而颤抖的手打开信封,迫不及待的展开信念了起来:

 

致亲爱的加雷特.里德罗克先生

 

首先祝您身体健康,亲爱的先生, 在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回到了我在世界那一头的家,银奥秘境,此刻我的心里依旧牵

 

挂着您的健康,但我相信拉.蒙塔利克伯爵先生会将您照料的很好。

 

您也许不知道,自第一次见面时,您就在我心里留下极深的印象,我窃认为那是某种好感,您有着世俗男人所没有的内在与气质,它们

 

都使我感到……惊奇。 在之后的时间里,您不停的用行动来证明了这一切,此刻我非常荣幸能获得您这样一位朋友,并无时无刻都在期待与您再次相会。

 

亲爱的先生,我找回了您丢掉的那条丝巾,它现在是属于您的财产,请您务必妥善保管。

 

如果您要写信给我的话,请寄往银奥秘境,并写下我的全名,如果我要给您回信的话,就会寄到您在欧登堡的家中,请记得经常回去看看。

 

最后,我再次祝福您和您的女儿,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见到她。

 

您永远的朋友瓦朗蒂娜.卡瓦尔蒂埃

 

信的最下面一行又补上了一句:“请您以后直呼我的名字瓦朗蒂娜,不要带小姐或者女士。”

 

加雷特笑着看向伯爵,说道:“她在信中称我为永远的朋友。”

 

“真是值得高兴。”蒙塔利克伯爵笑道,但他发现加雷特的脸上马上又被阴云替代,便知道他又陷入了忧愁。

 

“或许她只是把我当朋友而已。” 加雷特说道。

 

“不要灰心,朋友,不要灰心,” 伯爵低声说道,并眨了眨眼,“我相信您。”

 

在加雷特想下床找自己的衣服时,伯爵让人推来一个衣架,上面挂着一件黑色的夹克和一条灯笼裤,同他前几天穿着的是同一个款式,伯爵说道:“加雷特先生,您的锁子甲和那件羊绒衣都在战斗中被撕碎了,卡瓦尔蒂埃小姐为您购置了一套新外衣,她认为您穿这一套非常帅。”

 

加雷特把手伸进侍从递过的袖口,问道:“那件羊绒外套呢,它现在在哪?”

 

“很抱歉,小姐把它扔进了壁炉。” 伯爵耸肩道。

 

“再去见弗勒利亚陛下之前,我建议您先去洗个澡。”

 

加雷特闻了闻自己身上发臭的衬衫,撇了撇嘴。

 

这也许就是圣灵的意思,他让加雷特失去了他的妻子塔莎,但又让另一位小姐来代替她在他心里的位置。

 

加雷特在伯爵庄园的浴池里好好洗了个澡,又刮干净了胡渣,穿上了干净的衣服,他闻着还残留在衣服上的那股淡淡的野蔷薇香气,那条红丝巾此刻就揣在他的怀里。 战士跟着侍从走到侧殿,弗勒利亚依旧站在那块红布边上,摆着优雅的姿势给画师作画,当看加雷特走进来的时候,国王从画布前走了过来,他指了指自己的棋盘,问道:“士兵先生,你会下西洋棋吗?”

 

“略懂。”

 

弗勒利亚招呼侍从搬来两个椅子,然后动手开始收拾棋盘,并指着对面的位置说道:“请坐,我比较喜欢用白棋,你就用黑棋吧。”

 

国王和士兵俩人下了半饷的棋,让加雷特惊讶的是,弗勒利亚棋艺高超,他认为即便是全国最有名的西洋棋大师也不过如此,他们又下了一会,弗勒利亚说道:“士兵,你知道一张棋盘上,最强的一颗棋子是谁吗?”

 

“是国王,先生。” 加雷特回答道。

 

“没错。” 弗勒利亚伸手把除了国王之外的棋子全部拨到了地上,他将国王棋放在棋盘中间面对整盘的黑棋,说道:“现在呢?”

 

“现在您是孤家寡人,我只要用一个小兵就能胜您。”

 

弗勒利亚又伸出手将加雷特方除了国王所有的棋子都拨到了地上,又说道:“现在呢?”

 

“现在就要看谁更有耐心和勇气。”

 

“没错,但是现实不会是这样,” 弗勒利亚边说边捡起棋子,“在我当上一国之君之前,我以为国王就是简单的坐在王座上对着人们指手画脚,我以为与另外一个国家的战争就像是我在与对方国王的决斗,直到我戴上了这顶王冠之后,我发现我的面前摆着一张棋盘,我的人民和士兵就像这一枚枚棋子,每被对手吃掉一个,我就会心慌意乱,每失去一个棋子,就让我这个国王显得孤独一分。 ”

 

“所以我明白了,只有君臣同心,人民团结,我这个国王才能坐稳王位,否则……”

 

弗勒利亚拿起一匹黑马,将自己的国王棋拍下了桌子。

 

“我明白,陛下。”加雷特说道。

 

“很高兴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弗勒利亚说道,“我手里还有一些空出来的军官位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坐上去。我不清楚让一个带着诅咒的人留在身边是否明智,但任由一个拥有恶魔力量,且懂得战术的人在我的国家里游荡——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陛下,” 加雷特说道,“我很乐意接受您的好意,但请允许我在解决完我的私人事件后,再到您的军营报道。”

 

“你是指‘追猎女巫’?”

 

“是的,陛下。”

 

“我准了,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去向我的将军们报道。” 国王拿起一枚士兵棋。

 

“任何时候,先生!” 加雷特答道。

 

“很好,”弗勒利亚站起身来说道,“我要赏赐你五磅黄金,五磅!”

 

加雷特笑了一声,说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更想要您摆在那里的那副盔甲。” 他说着指了指国王的临时王座边上的那副半身雕花哥特盔甲。

 

国王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他说道:“眼光不错,那是费多南德人的顶尖工艺!我把我自己的盔甲送给你,再给你五磅黄金,你可以给自己换一匹好马!从此我又多了名体面的士兵。”

 

加雷特在走之前和伯爵到了别,顺便他还称赞伯爵的剑术,并向伯爵讨教,伯爵是这样说的:

 

“您用的是女巫猎手的剑术,可您不论从挥刀方式,还是脚步和姿势都像精灵,这也许是您曾接受过精灵的训练。我告诉您,这样。”

 

伯爵拿起一把剑,张开手臂舞了一个大圈,他说道:“我见过的女巫杀手们挥砍动作总是非常有力,您应当摒弃精灵剑术里的‘45度角出剑’理论,不要想着以最快,最小的动作挥刀,因为您的刀的弧度太大,只有将它轮圆,这把刀才会爆发出它最大的威力。”

 

伯爵说着将剑举起来,并要求加雷特学着他的动作挥剑。

 

“最后是脚步,您的十字步走的非常好,但是有一个错误,您的后脚总是跟的太多,您得在前脚踏实了之后,才能动后脚,不然对手撞向您的时候,您会站立不稳。”

 

加雷特一边揣摩着伯爵这句话的意思,一边在其直到下练习着步法。 时间过得很快,不久,加雷特的课程就已经差不多结束了,他再次与伯爵相互道了别。

 

伯爵最后说道:“去安瑟维尔吧,鼎鼎大名的剑圣雅努斯和他的侏儒朋友们住在那里,他的剑术远比鄙人精湛,您可以向他学习。”

  

辞别了伯爵的加雷特直接来到了马房,他将盾牌挂在他那匹叫做奶牛的“家传”老马身上,然后披上斗篷,摸了摸挂在腰间的女巫猎人军刀,骑上了马,独自一人走出了内城。

 

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座正在重新修葺的宫殿,继续踏上了他那条永无尽头的路。



(往期连载,点击下方超链接可直接阅读)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善与恶(一)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善与恶(二)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善与恶(三)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一)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二)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三)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四)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五)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六)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七)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八)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九)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十)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十一)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十二)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十三)

连载丨女巫猎人之红色魔晶(十四)





二维码收款
阅读:201    点赞:6

本文收集自公众号:ndgs233,欢迎关注它;版权归该号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精选留言

现在还没有留言

脑洞故事板的最新文章

脑洞故事板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