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光明顶到黑木崖,阿里物流帝国的野心

原创  2018-06-04  作者  港股那点事

6月,盛夏,躁动,是搞事情的好时候。


2017年5月22日,杭州。菜鸟网络主办了2017年全球智慧物流峰会(GSLS),“金句大师”马老师金句不断:“你们让我很失望”,“ 不管同不同意,这里至少一半的人,十年以后不会在这里了”。这是一次班主任对学生的训话。


2017年6月1日,没有一点点防备,此前一直在低调圈地的菜鸟发起了属于它的成人礼:硬杠大哥顺丰,高举数据安全旗帜,以丰巢自提柜的数据为切入点与顺丰掐架,随后互断数据,淘宝体系禁止顺丰的物流选项,瞬间就成为舆论焦点,最后在老大哥国家邮政局的调停下双方停火。故事经过可以回看去年的文章顺丰 菜鸟 令狐冲 岳不群


这是一次压力测试,明面上敲打的是顺丰,实际上震慑的是通达系,高举用户“信息安全”的旗帜“清君侧”打不了顺丰,但是收拾得了四通一达。其实这场掐架,隐含了一个感人逻辑:阿里认为数据只有在阿里手上才是安全的。


2018年5月31日,还是杭州。菜鸟网络主办了2018年全球智慧物流峰会(GSLS),“金句大师”马老师在自家主办的活动上,临时主动要求参加发言,他宣布:菜鸟要全力以赴建设国家智能物流干线网。再看一次菜鸟的目标:国家智能物流干线网,大家可以感受一下这个使命的分量,这次班主任布置了一个“大作业”。


大会安排了一个圆桌讨论,邀请的是四通一达的一把手(BESTY中除了两位自营的大哥悉数到场),主持人用的词是:“今天,各位有幸受菜鸟之约,来到现场。”想想一把手们的江湖地位,找找菜鸟对他们的持股,再看看谁坐的C位,老有意思了~

过去一年间,阿里巴巴53亿增持菜鸟网络至51%,合并报表,有意者再去看看菜鸟的股权结构,看看谁才是菜鸟钦定的合作伙伴。饿了么先是接手百度外卖,旋即阿里以95亿美金的估值收购饿了么少数股东权益,全资控股,第一次直接下场入局城配,一如此前预期,外卖(城配)会是电商仓配模式未来的赢家。峰会前,阿里巴巴联合菜鸟网络等组建的财团,将向中通投资13.8亿美金,持股约10%。


一如此前预期:菜鸟控制地网核心节点(仓),控制全局核心的天网(信息流)。


任我行收编五岳剑派,一统江湖指日可待。


然而,江湖是否就会从此平静?


1

围攻光明顶


虽然阿里在快递界攻城拔寨,天网建成在即,但在物流另一个领域的天网梦想却失败了。


曾经的阿里离一统医药流通领域只有一步之遥,但最终还是倒在了 “六大教围攻光明顶”事件中。


2014年初,阿里巴巴集团斥资13亿元入主医药电商中信21世纪,之后将其更名为“阿里健康(241.HK)”,买壳之前的故事就不好展开了,说之后的,彼时壳里的核心资产就是“药品电子监管码”运营权。

早在2006年,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开始推广药品电子监管机制,推广“药品电子监管码”,一件一码,也就是每盒药上的电子监管都独一无二,既包含药品的基本生产信息,又记录了流通信息。实施电子监管后,企业通过电子监管系统上传信息,使得赋码药品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被实时监控。这就意味着,这个数据不仅仅能反映药品的流通情况,更能反映药企的经营情况,相比这里的利害关系就不用多讲了吧。


此后,新版《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规定,自2016年1月1日起,凡是未通过新修订药品GSP认证的药企,一律停止药品经营活动,并要求地方食药监总局对未认证的企业逐一审查,停止企业的药品经营活动。


特别是其中的第八十一条规定,“对实施电子监管的药品,企业应当按规定进行药品电子监管码扫码,并及时将数据上传至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系统平台”。其实,这个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系统平台就是阿里健康运营的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

随后,多家大型药店的门店因拒绝将所经营药品扫码上传到阿里健康运营的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被责令停止营业,取消经营资格。2016年1月25日,湖南养天和大药房委托律师将诉状递交到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告上法庭,认为食药监总局推广阿里健康运营的电子监管网经营业务的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及《反垄断法》的规定。


2月24日,包括老百姓(603883.SH)、一心堂(002727.SZ)、益丰药房(603939.SH)在内的19家连锁企业发出联合声明指出:“阿里健康介入到药品信息监管当中,既关系到国家数据安全,又造成不公平竞争,同时涉嫌绑架公权利用数据牟利,必须彻底出局才能真正解决矛盾。”


彼时,阿里健康发声明《回应某些药房:坚持找假药“麻烦” 找自己“麻烦”》的声明称:我们坚信大数据是杜绝假药问题的正确方向,我们投入近亿元杜绝假药的这一努力,给假药找“麻烦”,也给自己找“麻烦”,“但求天下无假药,人人能买到平价药、良心药。”同时,阿里健康高管的回应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话是很漂亮,但是大兄弟,“药码云”了解一下?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即使是一个特权的经办,有什么制度自信一定不作恶呢?


这就是阿里系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公关策略——“清君侧”,高举一个伟大旗帜(愿景),或信息安全、或科技进步、种种正确的旗帜,然后反斥对手包藏私心、反对进步、拒绝开放、无视用户。万一,如果自己平台治下出了问题,把供应商拖出去砍了祭棋,自己身上还是干干净净的,这就是平台模式责任主体转移后的先发优势。殊不知,阿里屏蔽过百度,也屏蔽过微信,核心业态电商业务其实是:购物搜索。

且不论阿里巴巴本就是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彼时借壳后的阿里健康(241.HK)正在计划以194.48亿收购阿里巴巴旗下在线大药房业务(监管码风波后交易流产),这么明显的利益冲突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不仅是裁判,还下场踢球?让药企、流通企业养一个新进入的民营同行,还上交数据?彼时阿里在医药领域还是新进入者,没有在电商领域的绝对统治地位,自己花钱养竞争对手,行业里有点脑子的企业家都会反弹吧,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当然是要敢怒敢言啊!


江湖事,江湖了,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门派,上场比拼比拼,哪怕你有屠龙刀(流量),你有倚天剑(技术),我们也有板凳(Konw how),过两招肯定没问题,但是你上来就身穿御赐黄马褂、手持尚方宝剑(监管码),那还玩毛啊!那是官府的东西,不合适吧!既然您踩过界了,那六大派当然紧紧的团结在一起围攻光明顶啊!

随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宣布终止与阿里健康合作,暂缓药品电子监管码的强制推行,同时阿里健康发布公告将进行工作移交,六大门派成功攻下光明顶,也成为阿里系少见的一场失败的战役。随后,阿里健康上线了自己的“码上放心”平台,定位为药品信息追溯品台。


为什么花了这么大的篇幅来讲一个物流无关的“药品电子监管码”?


因为这是一个行业性的底层数据标准,如果企业把数据主动权交出去了,未来平台方一定会越来越强,反噬的日子只会越来越近,你就会发现裁判突然间变成詹姆斯了。


如不重视,未来的独立性将荡然无存,这一路径已经在快递界上演过一遍了。


2

决战黑木崖


快递业如今种种,皆始于往日的“电子面单”。


快递业往后种种,亦必如菜鸟所言,因为大局已定,非“天意”不可逆。


快递业的江湖,一如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口中的“BESTY”,排得上号的门派是:少林(邮政)、武当(顺丰)、五岳剑派(四通一达)。少林虽然底蕴深厚、弟子众多,但无绝顶高手日渐没落;武当虽然是新贵,但是胜在张三丰还在当打之年;五岳剑派虽然号称同气连枝,但是各自为政,面对日月神教的时候皆处于劣势,但江湖总体上还算和平。


然而,当年打破均势的力量来自于任我行练成了吸星大法:电子面单


2014年5月,菜鸟网络推出了菜鸟电子面单系统,随后,以阿里平台的力量强推,电子面单渗透率迅速提高,面单信息的电子化,是行业业务流程的一次彻底重构,极大幅度的提高了快递业的运作效率。但自此之后,电商件的主动权就彻底的被菜鸟控制住了,因为大量的快递公司都应用了这套技术标准,业务流程以数据流进行了重构。这就意味着,控制了数据流,就控制了业务层。


一个快递面单蕴含的信息量可能超出绝大部分人的想象:


1)收、寄件人的姓名、电话、地址;


2)快递过程中的路径信息;


3)快递邮寄物品信息;


4)哦,对了,最近还要登记寄件人身份信息;


当行业里绝大部分快递公司的物流信息都标准化集成到菜鸟后,就可以通过数据来重构业务流程,这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用“仓配”体系来替代“收转投”的体系,京东的“仓储+配送”体系是电商这个业务的最优物流解决方案,这就不再科普了。在菜鸟之前,阿里复制不了这个架构,但是在菜鸟之后,阿里就可以复制这个架构了,因为通过信息流来分析物流,就可以知道货物流转的关键节点,迅速的圈地跟进仓储,然后从大卖家入手强推落地仓,复制“仓配”体系,拉近与京东的物流差距。


控制了天网(信息流),控制了地网(仓储),剩下的地网间的联系的那点辛苦钱让跑腿(快递)来做就好了,当大量标准化的数据汇总与一处,必然能产生巨大的化学反应,产生不可估量的价值,特别是每条信息的维度还如此细致,这是无上的资源与权力。

这也就是吸星大法厉害之处,润物细无声,慢慢的客户被吸走了,慢慢的干线被吸走了,慢慢的仓储也被吸走了,一开始看似裁判,慢慢的变成了超级球星。“收转投”体系的架构设置和“仓配”体系的架构设置是完全不一样的,随着地网(仓储)编织得更细,前置仓铺得更近的时候,“仓配”体系会越来越强,而“收转投”体系会越来越弱。


仓配体系当然能够提供更好的电商配送服务,因此我也坚信在任我行的吸星大法下,日月神教必然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至于五岳剑派,早已臣服,如今还被教主安插了得力助手,必然更加唯命是从,既然早年吃下了三尸脑神丹,能富贵,但无自由,回不了头了,未来只有两条路:


1)金盆洗手,不玩了,游山玩水去;


2)坚定拥护任教主,勇当马前卒,全面适配教主需求;


可以预见,未来很大概率会出现的一个事情就是:目前五岳剑派的弟子,会改旗易帜,直接进入日月神教,因为对于任教主而言,需要的只是最后一公里的马前卒(城配),不需要有想法的掌门(总部)。


当然,未来也有另一种可能,任教主觉得下地干活比较累,还是留着你们五大剑派的招牌,但是用竞价排名的方式来抢单,利润又丝滑地流入了日月神教,至于管人的脏活累活,还是你们干吧,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还能拉出来挡挡枪,祭祭旗。


黑木崖上无决战,自任教主练成吸星大法起,结局已定,其他掌门人的地位,也就只有在任教主想起的时候,能“有幸”受邀来黑木崖一聚,仅此而已。



黑木崖上,任教主说道:电商时效嘛,不外乎就是压缩货物与目的地的距离,我都在买超市了,他们还在傻傻的建仓库……就跟我们都在练边缘计算了,他们还在搞数据中心,too young too naïve……


作为消费者,对于时效的提升当然是喜闻乐见,但是作为从业者,或者投资者,对于行业趋势不能视若无睹,虽已离开少林多时,但每念及此,总是无限唏嘘。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快递业总总,望周知,出让数据权,就是绥靖。


3

武当中兴战


日月神教一统五岳剑派后,必然北望神州,想吞少林,灭武当。


少林源远流长,自成一体,责任重大,江湖地位不可能有他人可染指。至于武当,他们早就意识到日月神教的野心,去年双方就已经小规模冲突了,自然坚壁清野,严阵以待,准备迎接大决战。


然而,2017年的年报季,就连武当也开始闻到危险的气息。


电商件是目前快递包裹的主要构成,电商件的流转正在迅速地从原来的“收转投”体系转向“仓配”体系切换。这些体系的变革在投递终端上也在发生强烈的变化,就是以蜂巢、菜鸟驿站为首的社区终端渗透率逐步提高。菜鸟最近甚至推出了“菜鸟小盒”,用收件终端替代收件人,进一步的下沉终端,缩短终端与收货人的距离。

这带来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快递员会不打招呼直接把快递扔在收件终端,这个很影响消费者体验,但不会改变消费者决策,牺牲这一点消费体验带来的是运营效率的大幅提升,新流程省了电话沟通时间,终端一站式投递多个快递,快递的最后一公里从原来的端(门站)到人(收件人),变成了端(门站)到端(收件终端)的路径,人的要素被最大限度的压缩,这就意味着,快递公司提供的服务价值在这个新流转路径中的影响越来越小。


从行业的数据来看,一个变化就是,顺丰在服务上依然是无敌,但已经不寂寞了,它和第二梯队的差距在缩小。按照菜鸟的路径演绎下去,落地仓进一步下沉到城市,新零售(前置仓)下沉到生活圈,收件终端下沉到社区甚至到门,那么未来在纯电商件上,价格优势自不必说,服务体验接近顺丰是迟早的事情。

这也就是摆在武当掌门面前的难题:进,电商件的基因不同了,也不可能自废武功迎合日月神教;退,电商件弃之可惜,且新业务需要摸索。虽然电商件形势不容乐观,但是机会尚存,因为吸星大法存在先天软肋。


菜鸟物流的架构设计是,控制天网、地网,然后用威权去控制人网,这是优势也是劣势,因为这个业务模型必然是高度分工的多元协作,这就会产生两个问题:


1)目前的架构设置是高度适配解决电商物流方案,且需要多元协作。因为都是外部化的协作关系,业务链条的沟通成本增加,可以事后追责,很难事前控制,系统的可信度下降,这就意味着很多新业务不好展开。


2)目前的联盟是松散的利益联盟,这就意味着,中枢对于下游的控制力是有限的,不如自营模式强势。在牵涉到成本投放的问题上,总部和地方的利益高度冲突,所以菜鸟不仅要从业务上通过威权控制快递公司,还要通过大量资本输出控制董事会,影响业务决策,才能保持体系的进化速度。


这就是吸星大法的命门,当下这个阶段,它的核心诉求是为电商物流提供更高效的解决方案,而且收编、提升队伍需要时间,在电商件之外的其他物流解决方案暂时顾不上,因此作为尚有雄心的公司,就应该有限投入、保住电商件不掉队的同时迅速将快递行业的信息化解决方案输出到物流的其他领域,抢先手优势,每个行业的物流都有大量的know how,先切入确立网络的先发优势比与菜鸟在电商件这个红海上厮杀更重要。


之于顺丰而言,商务件依然有绝对的优势,保持住就可以了,利用好“独立第三方”的身份优势,足够在电商件市场守住一块蛋糕。既然上市了,就要利用好,敞开了融资,把钱烧在技术研发(终端、大数据),烧在其他行业物流解决方案上(城配、冷链、重货),迅速拉开和菜鸟的技术差距才是正道。

如果说流量、资本、技术是菜鸟的倚天剑,那独立第三方、不碰数据、物流科技才是顺丰的屠龙刀,你玩你的,我玩我的才是正道,用同样的策略,是不可能和巨头玩得过的,顶层设计对了,这战才有的打。时间窗口可能就只有两三年,物流也是强网络效应的,确立优势后想逆袭太难了。


所以王卫才会出来喊话,快递业未来对手是Google,让科技做速运业务的“老板”。但是科技不是喊出来的,是烧出来的。2017年,顺丰的研发开支已经冲到了11.6亿,智能手持终端(HHT6)更新到了第六代,和菜鸟的烧钱速度还是有很大的距离。烧钱的结果就是继续加强“收转投”体系的优势。2017年12月,通过微信客户端下单量占散单总量的16%(这是需要从云端到快递员的装备升级才能实现的),腾讯还在等什么?


为何希望武当能中兴,因为如果维持不了均势,日月神教一统江湖之后,谁知道任教主会做什么?


4

结语


清君侧”的大旗已经被黑木崖用过很多次了。在任教主看来,当他想弄谁的时候,只需把令旗一挥,就天然具备了正义性,于是师出有名。黑木崖靠着这一手,真正做到了“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任教主的刁钻之处在于,他自己并不去生产什么,他提供的是平台,一旦形势不妙,黑木崖随时可以砍几个队友祭旗,反正黑木崖势力强大,多得是求着上门送人头的队友。然而黑木崖的先天软肋在于,威权所维系的联盟只能持续加强,不能有丝毫的衰弱迹象,必须用高压来维系本质上相当松散的联盟。《史记·魏世家》有云:以地事秦,譬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但队友再积极,祭旗的头颅总有缺货的时候。


武当所仰仗的是太极功夫。独立第三方、不碰数据、物流科技,有这些底牌在手,任你吸星大法再厉害,不过是我多画个圈圈送给你罢了。


他强任他强,清风抚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作者简介】

田品 | 格隆汇·专栏作者

投行出身,重组小达人

专注事件驱动型投资机会


【精华推荐】

开上命运拐点的滴滴打车

【深度】小米五问

支付宝发起“二选一”站队:人民需要怎样的支付?



二维码收款
阅读:9333    点赞:99

本文收集自公众号:hkstocks,欢迎关注它;版权归该号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精选留言

现在还没有留言

港股那点事的最新文章

港股那点事的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